《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 - 第2章 詭異的燈火(2)

詫異。

付守政乾咳了兩聲,不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是被上身了。

沉默了一會兒,楚端陽走到桌子邊,然後拉開下邊兒的抽屜,從裏面取了一塊黃紙紅線的藥包出來。

「兄長,你休息吧,我先熬副葯給你備着,待會兒還得出去做工,我把葯熬好了放床邊,兄長可要記得喝啊!」楚端陽語重心長的叮囑道。

這模樣讓付守政覺得他不像弟弟,反倒有點像自己那啰嗦的老媽……

楚端陽並不知道兄長在想什麼,他拿起藥包便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家裡的空間狹小,又沒有煙囪和窗戶,根本修不了灶台。

所以他們家在屋子外邊兒搭了一個土灶,雖然簡陋,但平時燒個水什麼的還不成問題。

楚端陽便是在屋外的灶台上熬藥。

此時他並沒有關門,屋外頓時有着白亮的光線投進了房間。

付守政親眼看着那盞天燈中間的暖黃色火苗開始了搖曳,像有着微風在吹拂,不出片刻便熄滅了去,頂上還冒出一陣濃密的白煙,在光芒的照射下極為顯眼。

他心裏清楚,天燈是見不得光的。

而且,只要弟弟離開房間,就算關上房門處於封閉空間,點燈人不在,天燈也會立刻熄滅。

屆時,他將繼續受到那種慘無人道的恐怖折磨。

因為昨天他就是這麼過來的。

在打開門的這段時間裏,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食氣鬼倒是沒再出現過。

不出一刻鐘,楚端陽便熬好了葯端進來。

他將葯碗放到了床頭柜上,隨後說道:

「還有些燙,待會兒再喝吧,我就先出去做工了。」

「等等!」付守政突然喊道。

「怎麼了兄長?」楚端陽耐着性子,詢問道。

「你出去的時候,別關門。」付守政說道。

那種置身黑暗的壓迫感簡直太容易讓人崩潰了,他有些無法忍受。

「不關門?門神來了怎麼辦?」楚端陽疑惑道。

付守政沉默了,他不知道楚端陽口中的「門神」是什麼東西,但估計也是和食氣鬼差不多的存在吧。

見兄長不再說話,楚端陽也沒那個心思多問,便轉身走出了屋子。

「咯吱……!」

門……關上了。

黑暗再次降臨在房間里。

付守政看着桌上那盞天燈的輪廓,心底依舊有些忐忑。

旁邊的那碗湯藥正散發著濃烈的苦味,不知是中和了多少種味道怪異的藥材。

昨天剛來到這個世界時,付守政還想着活下去,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地喝乾了一整碗葯。

剛喝完葯確實感覺好受一些,但緊接着就是渾身酸痛頭昏腦脹,還不如不喝。

他正如是想着,卻聽見屋外傳來了一道清晰的喊聲。

「清明!」

「清明在家嗎?」

「清明開下門!」

付守政頭痛欲裂,他好像又想起了什麼。

自己應該叫……楚清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