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 - 第1章 求死不能(2)

地上,小巧的床頭櫃像蹲伏一團的幼童,特別是那件掛起的白色袍服,像極了吊在房樑上的自縊少女……

付守政此刻無比的希望弟弟能夠快些回來。

楚端陽一大早便出去做工,因為李老爺給的糧食已經吃得差不多了,他必須出去幹活才能換來足夠的生活必需品。

在付守政的記憶中,楚端陽昨天早出,晌午的時候就帶飯回來了,所以今天大概也會是這個時辰。

只有楚端陽回來了,付守政才不用擔心「那東西」的存在。

想到這裡,付守政突然感覺渾身緊繃口鼻處多了一張無形的大手,讓他吸氣不得出氣不能。

「該死!又被找到了!」

付守政知道,自己又要經歷一陣慘無人道的折磨了。

那東西叫食氣鬼,專挑身體柔弱,陽氣虛浮的病重之人下手,食其陰氣亂其心神,卻又不會置人於死地,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默默承受難以言喻的痛苦。

此刻,因為口鼻被堵住無法呼吸而缺少氧氣,付守政感覺腦袋重得不行,想轉個方向都做不到。

緊接着,他的脖子周圍被一種莫名的條狀物所束縛,毛茸茸的東西扎刺着他的皮膚,如同一根粗麻捆出的繩子,將他徹底綁了起來,讓付守政感到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慢慢的,繩子的觸感好像沒了那麼大的摩擦力,反而是有些濕潤,不知是從哪兒浸了些水來。

這讓繩子開始擰緊,覆蓋在付守政脖子上的力道變得越來越大,甚至有着直接把他勒死的趨向。

付守政渾身痙攣,手腳僵硬到抽筋,臉色漲得烏一塊紫一塊,格外嚇人。

更讓他痛苦的是,他的意識異常清醒,神經不斷向大腦傳遞着疼痛的感受,像是身受酷刑之人即便昏迷了也要被水潑醒。

這樣的折磨遠非常人可以接受。

就在他無比絕望之際,一束光打在了他的臉上。

「咯吱……!」

腐爛木門的摩擦開門聲被拉得很長,刺耳的同時卻讓付守政感到幾分愉悅。

白日的燥熱光線從門口照了進來,恰好形成一道方方正正的「光明」。

下一刻,一道人影擋住了陽光,屋子裡再度變得昏暗了下來。

「兄長,我回來了。」

一道稚嫩的青澀少年音響起。

他是付守政久候多時的希望。

楚端陽提着他給兄長帶回來的午飯,然後將之放到了桌上。

他自然是注意到了床上付守政的異樣,可他卻像是習以為常,根本沒有太大的反應。

緊接着,他走到付守政身旁,埋頭從床下邊兒取出來一個形似提燈的物件。

那盞提燈通體為古銅色,燈芯中間有着一塊青黑色的小方塊固體,下邊兒則是細長的三根立柱,想來是為了方便擺放。

楚端陽將提燈放在房間中心位置的飯桌上,然後伸出右手食指在燈芯上抹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暖黃色的火苗就這麼燃燒了起來。

他轉身走到門口,將房門再次關上。

「兄長,起來吃飯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