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和離後嫁給太子這件事》[關於我和離後嫁給太子這件事] - 第8章 太子的心思

雲朝的公主大多以公主的封地為封號,清河公主的封號為清河,那就說明公主的封號的封地應當在清河郡,可她聽聞清河郡是個遠在百里之外的貧瘠之地,與京城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如玥輕輕用篦子梳着公主的長髮,卻發現公主的髮絲烏黑濃密,一個整日里怨天怨地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功夫保養頭髮,再加上公主說起話來十分熱烈,絲毫看不出這是在宮裡長大的公主。

僅僅是個太子宮,每個人在裏面也都是謹言慎行,生怕做錯事,說錯話,落個死無全屍的地步,這是種皇家特有的秩序與風景。

她活得恣意洒脫,與她的弟弟希武很相似,卻跟太子殿下不一樣。

為什麼長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姐弟三人,太子的性情會產生如此偏差呢?

洗漱完畢,幾個侍女服侍公主穿衣。

一襲淡紅色高腰儒裙,腰間系一月白色絲帶,廣袖輕盈,裙褶翩然,緩步行走,翩於身後。對鏡梳妝,鮮麗的胭脂水粉在她的面容上不斷刻畫,髮絲梳起,雲髻峨峨,頭上斜斜插着一支碧玉珠釵,氣質逐漸散發。

劉希武獨自一人坐在茶館中喝着涼茶,時不時撫摸一下馬兒的脊背,看着空中的皎月,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

茶館裏的人陸陸續續走了,只剩他對影成三人。

忽而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他輕輕一笑,瀟洒轉身,然後被嚇得虎軀一震,「姐姐?!」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姐姐?」清河公主給了他一個大大彈腦門,「我從清河郡趕過來,累得頭昏眼花,你和你哥就不知道過來迎接我?!」

劉希武捂住額頭,「你不是說你年底才來嘛,我和皇兄怎麼想得到你思弟心切?」

聽着這對姐弟倆的對話,如玥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家鄉時,也是這麼跟哥哥弟弟相處,四人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吵得不可開交,其實心裏比誰都在乎對方。

她莫名有些想抹淚。

「姐,你為什麼會和她一起過來?」劉希武一撇頭,看到了如玥似哭非哭的模樣,眼眶紅紅的,鼻尖也紅紅的,臉頰好像比幾個時辰前更加白皙了些,他呼吸一滯,尷尬地別開了眼。

清河公主瞧出了端倪,「我和她在洗漱時碰見的,是個懂事的姑娘。」

「嗯。」劉希武輕咳一聲,「姐,咱們走吧,皇兄若是知道你回來了,他肯定很高興。」

「不着急,你哥這些日子跟太子妃長途跋涉,身子肯定累得不輕,咱先在這兒住上一晚,等明日再趕路。」清河公主擺擺手,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劉希武和如玥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是。」

男女有別,劉希武自己找了個隔間去睡,而清河和如玥同為女子,又人生地不熟的,兩人在一塊正好有個照應。

如玥當然不會放棄這次機會,她主動為公主收拾房間,點上燭火,弄好香爐。

公主應該比太子妃更有權力吧?

「公主殿下,奴婢有一事想問。」她輕柔地拆解着清河公主頭上的髮釵。

「什麼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