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光陰之外] - 4、大夢祭億秋,今夕是何年!還有全身紅毛的那個傢伙(2)

也可以踏上這條道路,遠古時期沒人想走這條路,但是很多人都踏上了這條路,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他們這個修行跟普通的修行不太一樣,他們的能力用你現在腦海中的詞語叫異能比較合適,這種人只要一成功,就會是在第二個境界,直接就跨越了第一個境界的修行,當然死亡的風險是非常大的。」

「這種修行路有兩條,一種是成為騎士需要在生死之間反覆橫跳。另一種成為異能者需要心中很重要的人死的、或者精神受到了極大刺激才能有一絲機會搏出異能的修行之路…,用你腦海中的詞語叫做覺醒異能!我把這兩條路叫做『逆天修行路』。」

「畢竟一種需要違背自己的貪生本能,另一種則是要自己最重要的至親死去,這都屬於是在跟自己作對,所以叫做逆天修行路。不要忘記自己就是天,要不然走這條路容易失去本心。」

「這種路在古時候非常常見,但是到了現在嘛,變得非常少了,不過還是有啦,比如你們現在的騎士聖殿、異能者協會就算是逆天修行路。」

白小凡仔細消化着這個鼎化作的黑髮少女口中說了話,信息量有點大他在仔細的捋順,他靜靜地躺在海面上,很久才把一切都想得個三七二十一。

天賦真的不是上天賦予了嗎?逆天真的是要逆自己嗎?這兩點的衝突非常大,讓白小凡非常不解,非常疑惑。不過白小凡是什麼人?他是那種想不通直接就不想的人。

所以他在想騎士聖殿和異能者協會,可以讓他跟仙人比肩嗎?不過他還是自嘲的嘲笑自己,他沒有在生死之間反覆橫跳的勇氣,也沒有失去親人的勇氣還修鍊個什麼啊?生來沒有根骨那還何談天賦?他只是凡人罷了。

白小凡在想什麼少女全部清楚,所以少女把白小凡暴打一頓後,掐着白小凡的脖子把白小凡整個人提了起來,白小凡想要反抗,用拳頭一直錘着少女的臉,少女一動不動?

白小凡感覺每一拳就跟打在石頭上一樣,但他沒有停,還是一拳一拳的打着,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少女的手緩緩用力冷聲說:「你現在是我的主人,你要是再自己看不起自己,我就把你殺了,換火兒或者雪兒當我的主人。」

時間混沌鼎撒的個謊言,如果她把白小凡殺的,那她這個鼎估計會直接破碎,她要過個幾億年才能再重新組合起來,那肯定是得不償失。

少女把白小凡扔到一邊,「天賦天賦確實是天賦予的,但是這個天由誰來定義就不一樣了,你可以自己把你自己定義成天。」

「天賦是自己賦予自己了,像你這種沒事就喜歡自卑的人,就算是有那種常人難以匹敵的毅力、傲氣,也不可能把自己定義成天。」

「主人,你是我第一任主人啊!我其實不想認你為主,從古至今獲得我的都沒有讓我認主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竟然有了主僕契約,而且還是你是主、我是仆,我不允許我的主人是個自我看不起的廢物。」少女非常惋惜。

白小凡想吐出一口血,結果發現在夢境中,他是沒血可吐了,甚至身上不管再疼也不會有傷,精神化作的眼淚已經不流了,因為少女給他眼睛點了兩下,讓他的精神力也不會白白流失。

「我的僕人,你打的是真的疼啊!如果換作是現實世界,我可能已經死了吧?」

「換作現實世界,你已經死了三次了,還有你最好別說話,你說話是不是也很疼啊?」

白小凡點頭,少女只聽到一陣慘叫之聲。

少女嘴角抽動着,「點頭這不就更疼了,你還是說話吧!有什麼要問的都可以問。」

白小凡躺着,躺了很久才緩的過來,用全身的力氣問道:「我真的很自卑嗎?」

少女愣住了她以為她這個主人會問她如何才能修鍊,或者是如何把自己定義成天,結果問的是這個問題,她微微一愣心中就升起了喜悅,這個主人還有救,還有救啊!

這主僕契約不知為何就簽訂了,絕對是有幕後黑手在操控着,她主人的毅力她只在七千個人身上見到過,骨子最深處的傲氣也是他見過所有人中排名第四,特別是在機緣這一方面白小凡超越的那個全身紅毛的傢伙,成為了無盡星空中的第一,因為白小凡是她的主人。

就是因為他一直覺得仙人是高不可攀。遇到大人物就必須躲着,他這種小人物無法去觸及,所以骨子最深處的傲氣、不甘平凡也很難被展現,現在只要她的主人不自卑,到時候她就可以想像她跟她主人征戰星空的場面,想想就熱血沸騰,好久沒有那種感覺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