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光陰之外] - 4、大夢祭億秋,今夕是何年!還有全身紅毛的那個傢伙

「混沌迷離時,亘古億年間,大夢祭億秋,今夕是何年?」從時間混沌鼎中傳來的清脆悅耳的女聲。

「今夕仙厲5629年農曆8月15日,節氣為初秋時節,晚上11點,至於幾分,我就不知道了。」白小凡的回答非常清晰,他還記得他睡覺的時候,好像就是晚上11點,所以順口也說的出來。

「喂,你讓我裝一裝你會死啊!」

「這是在我的夢境中,夢境中我是意識清晰了我就可以操控一切,你信不信我眨眼之間就可以讓你灰飛煙滅?還什麼祭億秋你以為你很牛啊!」

白小凡大手一揮,雙手背後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這是在他的夢境中他就是主宰,他骨子最深處的傲氣也自然而然的就散發了出來!

如果是在現實中,他肯定不敢這麼囂張,畢竟可能一不小心惹到哪個大人物,那個大人物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了。

時間混沌鼎化為一個十七八歲,和白小凡差不多大的黑髮少女,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肌膚也是跟雪一樣真是奇怪,穿着一襲灰袍,灰色是混沌的顏色,也算是符合時間混沌鼎這個名字。騷包的事少女還穿着個高跟鞋,透明顏色的高跟鞋沒人能看得出來,因為時光是無形的,她冷冷開口:「你知道我是誰嗎?你這麼弱小的精神力想要讓我灰飛煙滅,以你現在的修鍊天賦再修鍊個千億萬年吧!到時候可能有一絲可能把我滅了。」

白小凡有些激動的說:「你…你剛才說我有修鍊天賦,這是真的嗎?那些仙院的人明明說我根骨不行,無法修鍊,沒有修鍊天賦。」

「什麼,你沒有修鍊天賦,這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髮少女大笑着,但下一刻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說:「不過現在已經不是遠古時期,可能修鍊體系變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有5082年、258天、11小時52分38秒……的時間陷入了末法時代,從此這片星空的修鍊體系就不完善了。」

黑髮少女說的話讓白小凡聽了非常疑惑,末法時代是什麼?修鍊體系不完善又是什麼?那些仙人那麼強大,不應該有缺陷才對。

黑髮少女臉上浮現傲然之色繼續說:「能把本少女孕育出來的星空,絕對是星空中第一強,可惜全身紅毛的那一位知道自己要死離開着這片星空,帶走了這片星空大部分力量,從此讓冰火星空的修鍊道路殘缺的,要不然本少女了大名肯定名揚的所有星空。」

「呵呵,說的那麼多,到頭來我只是在做夢而已,看來我最近真是想成仙想迷糊了,能做這種夢。」白小凡已經從莫名的激動中清醒了,他冷笑他對少女的話一點都不相信。

什麼那麼多有的沒的,什麼冰火星空、所有星空,那是仙人才能接觸到的,他現在能接觸到,那肯定是因為他整天想要成為仙人,所以做的夢就跟仙人扯上的關係。

少女沒有說什麼,只是把白小凡一頓暴打之後,白小凡終於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做夢了,疼!太疼了。

全身都骨折那是真的疼,彷彿已經死過一次一樣,白小凡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因為鼻樑骨被少女用力打了一拳,淚線不自覺的就流出眼淚,當然渾身的疼痛也是原因之一。

少女其實是有些震驚的,這個第一任主人還挺抗打,竟然被她壓制之下也敢還手,勇氣可嘉,毅力也非常強,不愧是她第一任主人,不過性格嘛,有點問題。

「你給我等着,竟然敢打我,要是我有打你的實力,我一定要把你摁在這金燦燦的海面上,一頓摩擦,最後讓你灰飛煙滅。」

白小凡非常不甘心,他只能手舞足蹈的亂揮,才能打中少女結果一點傷害都沒有,反而少女隨手一揮,他就要飛出老遠,簡直就是被吊打。

「我說過你再修鍊個千億萬年,才有那麼一絲機會讓我灰飛煙滅。」

白小凡突然冷靜了下來,疼痛不是騙人的,真的疼,就說明這不是夢。

「我真的有修鍊的根骨嗎?」

「你沒有根骨,你只有天賦。」

「根骨和天賦不是同一個意思嗎?」

「不不不,不要聽那些沒有頭部器官的人亂說,簡直是在放仙氣,根骨是天生的一個人天生的體質和靈氣的契合度算做根骨,天賦是後天所有,也許你會說天賦是上天賦予的,那純粹就是在放仙氣,遠古時期沒有根骨能起來的人,不計其數,因為他們會破而後立把自身所有潛能全部獻祭上,只為搏出一絲修行的機會。」

「又或者是親人、自身很重要的人而死,受到極大的精神衝擊,精神世界會爆發出所有潛能,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