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光陰之外] - 3、絕對的美女胚子,只不過有點危險,隨身攜帶冰火雙匕首

白小凡坐在床邊左手拿葯,右手拿棉簽,等待着兩女出來。

不久,兩女先後走的出來,兩女都穿着他以前的短褲背心,身上水汽朦朧,原本髒兮兮、亂糟糟的頭髮變得乾乾淨淨,頭髮被洗頭膏加水沖開了披散在腰間,讓背心**起來,很顯然頭沒有擦乾淨。

她們破破爛爛的衣服都留在着廁所了垃圾桶中,算是把以前所有的不開心都扔到了垃圾桶,只不過白小凡只給她們短褲和背心,其它的衣服比如內衣沒有給,就算白小凡想給她們也沒有啊!這讓兩個小招財貓感覺有點彆扭,小臉蛋兒紅紅的。

「過來,我聽到你們在裏面呲牙的,估計是身上有傷,應該很疼吧!我給你們上點葯消消毒,不然留下疤就不好了。」

白小凡打量着她們全身發現這種五官比一線比明星還要精緻、身體已經開始了發育還算是很協調、最起碼能一眼看出是女的、露出來的皮膚非常雪白,這有點不科學,普通人整天風餐露宿,不應該皮膚小麥色嗎?為何雪兒和火兒會是皮膚雪白?

白小凡不是個較勁的人,很快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了,眼下先上藥才是正確的事情。

他的目光第一次看向了那兩雙小腳,才發現穿着破拖鞋的小腳上傷口很多,而且拖鞋明顯鞋底被磨穿了。

火兒腳上沒有五處傷口,也有三處傷口。雪兒腳上是沒有六處也有四處,這只是表面而已,腳底板怎麼樣白小凡現在還不知道。這很明顯是因為長途跋涉所導致的,看來火兒雪兒是從挺遠的地方過來的。

兩女都挺聽話的走到白小凡身前,不過兩女手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背在身後,火兒問:「大哥哥,您該怎麼抹葯?」

「坐在床上,把腳給我啊!」

「啊!哦,那…那個大哥哥這個…這個要放在哪裡?」火兒尷尬的說著,背後的手慢慢放到了身旁,她的手握着白色手柄、紅色刀刃組成了匕首,紅色匕首閃爍着血色寒芒,讓白小凡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如果趁他睡覺來上一匕首,估計他就死了「危險!太危險了!」

不過火兒都拿出來了,估計晚上不會刺殺他。

他看着紅色匕首咽了一口口水再看着雪兒說:「雪兒,你背後的手拿着什麼?」

「我拿的跟姐姐一樣都是匕首,只不過我的顏色不一樣!」雪兒從背後拿出一個紅色手柄,白色刀刃的匕首,同樣也閃爍着寒芒,只不過這個寒芒卻是白色的寒芒。

「你們把匕首放在抽屜就好,小女孩家家的拿匕首都不好啊!以後從抽屜拿匕首的時候小心一點,別割到自己了。」白小凡說著指了指桌子,桌子上帶有抽屜火兒和雪兒都非常聰明。

她們把匕首放好了,兩柄匕首在抽屜裏面靜靜躺着,紅光和白光依舊閃耀着,讓本來漆黑的抽屜中變得有了光彩起來。

如果這兩個匕首,被冰火星空中的大能看到那就是血雨腥風的開始,如果兩柄匕首傳出這片冰火星空那這片冰火星空就要因此而滅亡了!

有句俗話叫做,「星空無罪、懷寶其罪!」

兩個招財貓脫鞋上床坐在床上,火兒很聰明的伸出自己的兩隻小腳,放在了白小凡的腿上,白小凡一看火兒的腳底板倒吸一口涼氣,比他見到血色寒芒的時候吸的涼氣還要多。

「火兒,你這小很多水泡都被地板磨爛了,很疼吧!走路竟然連叫一聲都不叫,直到你們遇水我才知道你們身上有傷。」白小凡左手握住雪白的腳腕,右手棉簽沾葯塗抹在滿是傷口的雪白小腳上。

讓火兒蹙眉、咬牙、微微出聲、汗水慢慢滲出、呼吸變得急促、從牙縫間傳出輕聲、抓住雪兒的手不自覺的用力,不過腳上的疼痛跟心中那白小凡用話語和行動帶來了暖意,根本就無法成正比,白小凡給她的感覺她太久沒有體會到了。

那是小時候才體會過的溫暖;

火兒感受着白小凡給她帶來的溫暖,看着白小凡認真擦藥的面孔。

她忽然問:「大…啊!大哥哥,您…您叫什麼?啊!」

白小凡有些無奈,頭都沒抬繼續擦着葯說:「我叫白小凡,『白給的白、弱小的小、凡人的凡。』」

「不不!小凡哥哥,您是『潔白的白、不小的小、非凡的凡。您怎麼能看不起自己呢?』」雪兒讓白小凡的名字發生了一種質的變化。

火兒也是很贊同的點頭說:「小凡哥哥,您…啊好疼,您是很非凡的人物,不能小看自己!」

這話讓白小凡的手微微一頓,對呀!他現在還要照顧兩個少女,怎麼能看不起自己呢?想不讓他們兩個受欺負,就需要自己強大起來!

白小凡很自然的就忽略他賣菜兩年半,每天擺攤收攤鍛鍊出來的體魄可不是常人能比的!最起碼比普通成年男性力氣要大上許多,不過工地的他肯定比不了,畢竟張天師太強的。

張天師隨便一板磚就可以拍碎一個大宇宙,工地搬磚的才是世間最強。

火兒上完葯消完毒後就要換雪兒的,雪兒顯然沒有火兒那麼強大的毅力,或者說她不想再忍了,只是剛一觸碰就叫了起來,身體劇烈掙扎着!

「火兒把她壓住,這葯必須要抹,不然留下疤就不好了。」

「好。」火兒把雪兒的兩個腳壓的死死的,不讓她亂動,不管雪兒再怎麼喊疼火兒一就是壓着。

黑皇聽到雪兒的慘叫聲,很自然的進了屋子,她在床邊尾巴搖成了幻影,身形蹦蹦跳跳的感覺非常興奮,好像雪兒痛哭、痛叫,她就很開心一樣。

「你們姐妹倆真是兩個極端,一個咬着牙不喊,一個放聲大喊,不過為什麼?你們走路的時候不喊疼呢?」白小凡有些疑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