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光陰之外] - 1、無意之間獲得時間混沌鼎

仙歷5629年、初秋時節、中國所統御的凡界第108號城市中…

夕陽西下,天空上的雲彩如少女嬌羞了臉頰,雲下菜市場中一名十八九歲身高一米九多的少年機械似了吆喝着,「白菜一塊錢一斤,馬鈴薯三塊一斤,南瓜………」

這種吆喝非常有用,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少年顯然在這賣菜,不是一天兩天了,很多來買菜的人都認得他!

「白小凡,你這大蔥怎麼賣呀?回去大蔥就饅頭吃!再配上一點小酒,加上一點小菜,喝去一天的疲憊!」一名男子戴着黃色的帽子,身穿工地服裝,服裝上髒兮兮的,顯然是白天搬磚所導致的。

「張大叔大蔥便宜一斤一塊!」

「來一斤!」

「好嘞!」少年臉上掛着誠懇的笑,只不過笑容非常僵硬,看來保持很久了。眼神明顯非常迷茫,那是對未來要走的路了不確定,心裏到底開不開心?誰也不知道。

張大叔給了一塊錢很奇怪,一塊錢的硬幣上竟然有一個小鼎的圖案,白小凡把硬幣放進錢盒子里,就不再去管了,有圖案就有圖案反正能花就行,他沒發現的是硬幣上三足兩耳一圓鼎的圖案化為一股金色氣流,鑽入了他的身體。

時間在詢問價格,討價還價、稱斤、賣出去、吆喝客人,漸漸的過去,夜深了。

攤位上的菜賣了七七八八,攤位周圍都是很多菜葉子,掃地阿姨又有活乾的。

白小凡數着今天賺的錢,那個特殊的硬幣早就被他忘到了腦後,沒有數到那個特殊的硬幣也沒覺得什麼,畢竟有些事情無意之間就會忘記。隨後他看了看手機的轉賬記錄。

最後他用今天賺的錢減去進貨的錢,也才賺了369,靠着每天的真誠微笑和不要臉的吆喝精神才賺這些,這讓白小凡再次感覺到沒有學歷的悲哀。為了過賺幾個錢社交牛逼症已經深入骨髓,畢竟吆喝出聲不是誰都可以做到了。

「我生下為孤兒當自強不息,可惜讀書不通只能賣菜!我有一顆讀書心可惜學習天賦不行,恨啊!」白小凡非常不甘心的喃喃自語!

「這些剩下的菜只能明天便宜售賣了,現在都八點過了連晚飯都沒吃,明天還給四點起來去進貨!」白小凡眼神黯淡,臉上賣菜時的笑容全部消失了。

動作很麻利的收着攤,今天賣剩下的菜全部到了電動三輪車上!

「『生活生活是生還是活?明明跟行屍走肉一般無二、到底是生是死?』『天上的明月你可能告訴我,有些人活着究竟是生還是死?』」白小凡坐在三輪車上,仰望天上的明月。

農曆八十五的月亮很圓,很大也很亮,也很夢幻、讓人不敢相信,白小凡此時才注意到月亮後似乎有兩個人影在對峙。兩個人影從白小凡這個角度看,跟月亮的大小持九比一!

要知道界凡離月亮的距離是何等之遠,白小凡這等凡人能看到比月亮大九倍的人影,而且月亮微微擋住了其中一個人了身軀,就說明那兩個人影身軀龐大無比,肯定是一方絕世仙人級強者,因為某些事情或者某些物品起的爭執。

一個仙人背生六翼手拿金色巨劍,身軀無比龐大,讓很多凡人都看清了她身體的輪廓,是一名風華絕代的女子,全身閃耀金色光芒面部怎麼樣誰也看不清楚!

朦朦朧朧的更添加的幾分神秘。散發出來氣質更是高貴無比讓凡人不敢去遐想,這個女子也只有跟她一樣的仙人才配得上!

另一個仙人非常普通,就跟普通人一樣,白小凡剛開始看這個大能的時候感覺有些眼熟,跟張大叔長得非常相似,穿的衣服跟去買菜時一般無二。

不過他搖搖頭收回目光自嘲的笑了笑,開着三輪車就去買晚上要吃的東西了,那等仙人強者,怎是他這種凡人能接觸到的層次,那等仙人怎會去在意他這種小人物。同時他心中還想着,如果他也能成為那仙人就好了。

「張天師,時間混沌鼎被您已經盜去很久了,現在該到我們天鷹聖院收回去之時,還望您老能還回來。」

背生六翼的女子抬起了手中的巨劍,巨劍上有着規則秩序和法則大道,巨劍內自成大宇宙,大宇宙邊緣還有很多道紋在運轉。如果批下即便是現在月球的天地意志極力阻攔,估計也扛不住一劍。

「你們真是不要臉,鼎是我們中國獨有的,時間混沌鼎她三足兩耳,玄而又玄,三足定天地,兩耳生陰陽,一圓鼎納混沌。同時也對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原理。」

「鼎上的時間道紋更是玄之又玄,可以超脫時間長河之外,是我中國上古流傳下來的至寶,你竟然說是你們天鷹聖院的!媽的明天我上班的時候從工地拿一塊板磚過來,直接把你拍死!」

張天師說完這些龐大的身影直接就消失了,他施展出的大逍遙步加時間混沌經,兩個腳奇妙的邁動着踩踏在星空中,被踩踏的地方彷彿有水花濺起一般,那是時光長河的水。

張天師使出了36計走為上計,先跑再說如果不跑被這小丫頭拖住的話,有沒有明天都不一定?

最關鍵的是,千萬不能被她們抓到,如果她們那些老不隕落了發現時間混沌鼎不在他身上了,恐怕她們那些老不隕落了會尋遍整個中國還有其所統御的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