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 第7章 傅·馳名雙標·銜青(2)

中間一圈油鋥發亮,沒有頭髮,典型的地中海。

「老高,我不同意她來當宣傳片女主角!」

這胖男人語氣很沖,進門後就毫不客氣地指責副校長:

「這關乎我們學校門面的問題,怎麼能找這個小丫頭片子呢?」

「你看她一臉蒼白營養不良的樣子,能拿得出手嗎?」

「姜意然作為我們的校花,我覺得她最合適!」

敢對副校長的決定指手畫腳,那這個人只能是校長了。

「校長,學校的門面不是學生的形象問題,教學成果才是我們的門面!我覺得戚玖同學更合適!」

副校長,也就是高育東,幫戚玖據理力爭。

戚玖連連點頭。

這個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竄出來的油膩校長,可別壞了她的事啊!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姜意然就是我們的女主角了!」

胖校長一錘定音,駁回副校長的意見。

然後換上殷勤的笑容,轉身去握姜夫人的手:

「姜夫人,這點小事兒還勞煩您親自跑一趟,您下次直接跟我說就行了。」

「等晚一點我把拍攝材料發給您,讓令千金先提前熟悉一下。」

撐腰的人來了,姜夫人語氣也豪橫了起來。

她不屑地睨了一眼副校長和戚玖,趾高氣揚地說:

「我要不親自來,哪能知道貴校還有這麼不識抬舉的人啊?」

「姜夫人息怒,我回頭一定好好管理!那您剛才在消息里說的圖書館和體育館……」

胖校長搓了搓他肥厚的手掌,擠眉弄眼地暗示她。

「捐啊,當然捐。只要讓我們然然開心了,多少錢都能捐!」

姜意然頓時抬頭挺胸,衝著戚玖不屑地扯了扯嘴角。

戚玖被她的眼神兒刺痛了。

狠狠咬了咬下唇,讓自己保持清醒。

手掌緊握,指甲狠狠地掐進肉里。

難道就這樣讓她得逞了嗎?

不行!不服氣!

她伸出胳膊攔住要離開的胖子:

「校長,我有意見。」

「你有意見就先憋着!」

「那我呢?我也有意見怎麼辦呢~」

門口又傳來一道慵懶的聲音。

門「吱呀」一聲緩緩開了,傅銜青正懶懶地倚靠在門框上,薄唇輕啟:

「我的意見可憋不了,憋壞了我就沒法辦參加拍攝了。」

他的視線在屋子裡巡視了一圈,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最瘦小的那個身影。

嘖,怎麼每次碰到都在被人欺負呢?

看在她給的奶糖味道還不錯的份上,幫她一把也無不可。

他招了招手,「過來。」

戚玖一下子就有了主心骨,挪着步子往他身邊走去:

「傅銜青,他們不讓我和你搭檔……」

她站到傅銜青身側,委屈地撇了撇嘴。

就像在外面受了欺負的小孩在大人面前告狀一樣。

兩個人一高一低,可算是把門堵得嚴嚴實實。

而他的到來,讓屋子裡其他幾個人同樣兩眼放光。

「傅銜青同學!你有什麼意見儘管提,我們一定無條件滿足你!」

胖校長對他比對待姜夫人更加殷勤。

「校長,受傷的同學應該讓她好好養傷吧?怎麼能讓她辛辛苦苦來拍攝呢?咱們學校不是最講究以人為本嗎?」

傅銜青把視線落到姜意然膝蓋厚厚的繃帶上。

姜意然連忙搖頭,「我很快就好了,很快就能把傷養好!傅神你不用擔心!」

戚玖暗自翻了個白眼。

嘔!

擔心你個鬼!

傅銜青怎麼會擔心你?

他只能擔心我!

「我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可沒時間等你把傷養好。你這麼重的傷又不是裝出來的,一時半會肯定好不了吧……」

「我——」

姜意然的話到嗓子眼,被他堵了回去。

……自己的傷還真是裝的,說好就能好。

「行了校長,就這個同學吧。」

傅銜青揚了揚下巴,示意女主角給戚玖。

卻突然發現這小奶糖精臉色異常蒼白,比他今天早上吃的奶糖都白。

「可是……這戚玖同學看起來跟個瘦弱的小白菜似的,實在不上鏡啊!」

胖校長還想掙扎。

「不上鏡養養不就上鏡了?我又不是那麼沒有耐心的人。」

「就這樣定了,走了!」

傅銜青的話讓姜意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五官扭曲,眼神陰鷙。

什麼意思?

在我這兒你的時間是很寶貴的,到她那兒你就有耐心了?

沒見過這麼明目張胆雙標的人!

戚玖跟着傅銜青走出辦公室,她忍着胃中的劇痛小跑跟上,扯了扯傅銜青的衣角。

「傅銜青,謝謝你又幫了我一次……」

聲音又細又小,像小貓哼哼一樣。

傅銜青聽着,覺得她狀態不對。

轉過身的一瞬間,瘦弱的少女就兩眼一翻,往後倒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