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154.7.7.198/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2324
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第5章 以身相許?我喜歡(2)_Her小說網

《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 第5章 以身相許?我喜歡(2)

的引誘初見成效。

玩兒過火了讓傅銜青厭煩可就得不償失了。

於是戚玖在他開口前搶先一步堵住他的話:

「你開玩笑的,別生氣嘛~」

她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抿唇笑了一聲。

然後緩緩直起了身子,後退一步,坐在了傅銜青對面的沙發上。

手往前遞了遞,露出了剛才藏在背後的食盒。

「喏,這是我親手做的飯,謝謝你今天把我送去醫院,還讓護士姐姐幫我留飯。」

精緻的金屬食盒在燈光下泛着光芒,正是白天護士給戚玖買飯時捎帶買的那個食盒。

扔了可惜,正好被她二次利用。

反正傅銜青也不知道這是被她用過的。

又省了一筆錢的戚玖笑得眯了眯眼,把食盒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傅銜青沒有伸手去接,剛才加速的心跳已經逐漸平穩了下來。

他眉頭微微皺起,對自己這不正常的狀態有些不滿,更對把自己變得不正常的白衣少女不滿。

他清了清嗓子,直接趕人:

「你的感謝我收到了,你走吧。」

戚玖今天的目的也達到了。

不僅完成了系統任務,剛才傅銜青一閃而過的恍惚也被她捕捉到了。

她直起身子把食盒往前推了推,「那我——」

視線不小心掃到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隱約可見「宣傳片」三個字。

【請宿主爭取成為海城大學宣傳片的女主角,和傅銜青合作拍攝!限時24個小時!】

戚玖話頭一轉,「那我也不能就這樣走了呀!」

戚玖抬起的屁股又穩穩地坐下,語氣驟然低沉了下來:

「對了,你幫我墊付的醫藥費,我還需要還給你呢!」

「只不過……我現在手頭有些緊張,等我攢些錢一定會還你的!」

她瘦弱的手指扣了扣沙發,眸子低垂,把貧窮的窘迫演繹地淋漓盡致。

剛才還活潑勾人的少女忽然就變得害羞無措,傅銜青腦海中想到了秦沐陽的話。

嚴重貧血、還營養不良……

這樣的人手頭上怎麼可能會有錢呢?

自己都營養不良了,還花錢買菜做飯給自己……

這個女人,為了追男人真是捨得下血本。

房間里突然陷入沉默。

戚玖假裝剛發現他桌子上的文件:

「呀,這是學校要邀請你當宣傳片男主角嗎?」

「那,你的女主角定好了嗎?我可以……申請當女主角嗎?」

「我記得學校的宣傳片是有**的,等發了**我就可以還給你錢了……」

她咬了咬下唇,好像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

可是那緊張無措的小身板和楚楚可憐的表情實在讓人拒絕不了。

「隨你,你自己去申請,和我無關。」

傅銜青沒有拒絕,戚玖在心裏比了個「耶✌」。

沒有拒絕就是同意了!

她激動地站起身走到他旁邊,伸出手就要握住他的大手,卻被他眼疾手快躲了過去。

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戚玖的好心情。

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東西強行塞給他,然後笑眯眯地說:

「那就這樣說定了。」

「喏,這個給你,謝謝你!」

傅銜青低頭一看,手心裏是一把大白兔奶糖,超市裡最便宜的那種。

渾身奶味兒,還喜歡吃奶糖,長得也跟包裝紙上的兔子一樣……

不是個奶糖精是什麼。

戚玖邁着輕快的步子離開了。

在傅銜青盯着手裡的奶糖發愣的時候,她又推門,小腦袋探進來,叮囑道:

「飯一定要趁熱吃哦,我辛辛苦苦做的呢,給個面子,拜託拜託~」

自來熟地用上了撒嬌的語氣,然後就關門離開了。

「她給你做的什麼飯,讓我看看!」

祝老三進來的時候,一臉興奮。

伸出手往桌子上的食盒探去,卻被傅銜青一巴掌打掉。

他冷眼瞪了祝老三一下,放下手心的奶糖,打開了戚玖辛辛苦苦親手做的飯菜——

尖椒肉絲、家常豆腐、醬爆茄子、

和祝老三在食堂里買的套餐一模一樣。

傅銜青:「……」

祝老三的爆笑聲炸開:

「哈哈哈!哈哈哈!!!她居然是在食堂買的,還騙你說是自己做的!」

「傅老大,你的這個追求者,誠意不夠啊哈哈哈!哈!!!」

在傅銜青鐵青的臉色和陰沉的視線中,他的笑聲逐漸變弱。

然後他清了清嗓子,「那啥,你不是不想吃這幾個菜嗎?我幫你吃了吧?」

「不必。」

傅銜青垂下眸子,把食盒拉到面前,把裏面的菜一個一個放好。

「你吃不完。」

「浪費可恥,所以我吃。」

「我能——」

已經吃了兩份的祝老三覺得自己還能再干一份,卻被他一個眼刀子給堵了回去。

他訕訕地給嘴拉上拉鏈,回了自己的房間。

傅銜青盯着面前的飯菜,眼前閃過少女笑意盈盈的模樣。

那個沒良心的奶糖精,就是這樣報答自己的恩人的?

不過,這比食堂的套餐還多了一份雪梨湯。

嗯,勉強還算是用了點心。

傅銜青端起雪梨湯抿了一口。

清甜的湯汁裡帶着一股若有若無的酒精味,令他眉頭微微蹙起。

燉個湯怎麼還放酒?

看不出來,這奶糖精居然這麼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