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 第5章 以身相許?我喜歡

「以身相許?」

戚玖念念有詞地重複了一遍丘比特的任務。

然後緩緩勾起了唇角,眸中似有星子閃爍——

「我喜歡!」

「這個時間,傅銜青應該在學校吧,正好去找他~」

戚玖抱着丘比特往宿舍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引得過路的同學頻頻回頭。

這就是給傅神寫情書又當面告白被拒絕後暈倒碰瓷兒的那個小白蓮啊?

怎麼被拒絕了還看起來心情那麼好呢?

不會是受刺激失心瘋了吧?

嘖!不過也正常!

畢竟,為傅神痴狂的女人從來都不在少數……

「丘比特,你看這件好看嗎?」

戚玖換上了一件白t和藍色的牛仔裙。

如果忽略牛仔裙已經被洗掉色這個事實,還是很有女大學生的青春活力的。

她穿好之後在鏡子前照來照去,不確定傅銜青會不會喜歡這種風格。

也幸好這間宿舍只有她一個人住。

原來的舍友因為不想和她同寢而搬出去了,她才能如此肆無忌憚地和丘比特交流。

「好好看,宿主穿什麼都好看!」

被放在桌子上的丘比特原地蹦了蹦,揮舞着毛茸茸的爪子誇獎她。

戚玖很是受用,笑眯眯地走上前摸了一把它的小腦袋,不要臉道:

「我也覺得!」

不過,她的目光掃過被她換下來的白色連衣裙,腦海中突然就閃過了前世的一些片段——

她臉頰緋紅,神志不清地攀着身上的男人,白色的貼身連衣裙被傅銜青一點一點剝下來……

戚玖!打住!

她拍了拍自己悄悄紅了的臉,強制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但手卻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衣櫃,拿出了另一件白色連衣裙換上。

萬一傅銜青就是喜歡穿白色連衣裙的呢?

萬一呢?

不確定,先試試。

——

「傅老大,你真不吃?」

祝老三把兩份從學校食堂打包回來的飯放在桌子上。

其中一份推到他面前。

傅銜青隨意瞄了一眼。

尖椒肉絲,家常豆腐,醬爆茄子。

都是常見的菜色,說不上喜歡不喜歡,不過他現在沒什麼食慾。

「不餓,不吃。」

「別浪費食物,你都吃了吧。」

淡淡說了一句,又把飯盒推回去,便往後一仰,靠在沙發上刷手機。

寬肩窄腰大長腿的男人,即使是這樣隨心所欲的葛優癱姿勢,也比別人多了一份瀟洒帥氣。

他漫不經心地給對面發了條消息——

「我回學校了,可能會在這兒待幾天。」

「學校邀請我來拍宣傳片,正好缺個女主角,來不來?」

祝老三毫不客氣地把兩個飯盒都扒拉到自己面前,瘋狂炫飯,嘴裏還嘟囔着:

「傅老大,你變挑了。」

「想當年兄弟幾個還在一塊兒的時候,什麼東西沒吃過?草根樹皮,青蛙長蟲……嘖!有的吃就不錯了,你還這麼挑!」

傅銜青眼神兒都沒分給他一個,面無表情的說:

「沒條件的時候當然不挑,有條件了還不挑的那是豬癮犯了。」

被說是豬的祝老三從嗓子眼擠出一聲哼哼,乾飯幹得更快了。

祝老三吃飯完出去丟垃圾,帶回了一個小姑娘。

「傅老大,有人找你!」

戚玖從他背後鑽出來,朝傅銜青走去。

「傅銜青,是我。」

略有些熟悉的嬌甜嗓音響起。

傅銜青稍微坐直了些,放下手機眼皮輕掀,看到了今天碰瓷兒暈倒在他懷裡的那個姑娘。

穿着一襲白色連衣裙,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澈乾淨,在對上自己時彎起了眉眼,笑地甜甜的。

嘖!麻煩來了!

「沒記錯的話,我今天已經拒絕過你了。」

「老三,送客。」

白天這人當眾撲進自己懷裡,自己都已經拒絕過一次了,怎麼還陰魂不散呢?

「老三,送——」

不耐煩抬眸,卻發現祝老三不在屋裡,甚至還貼心地把門關上了。

這個祝老三,該貼心的時候沒有,不該貼心的時候倒是開竅挺快!

傅銜青坐直身體,目光掃向了白裙少女。

戚玖朝他甜甜一笑,雙手背在身後,上前一步,解釋說:

「傅銜青,我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今天把我送到醫院去。」

感謝?

傅銜青在心裏嗤笑一聲。

最後不都是為了找借口接近自己?

「你怎麼感謝?」

怎、么、感、謝、

戚玖嘴角笑意更深,笑得彎彎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戲謔。

她上前一步靠近沙發,猛地彎下腰貼近他。

四目相對,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足一拳,甚至能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呼吸。

「以身相許怎麼樣?」

「你要不要?」

「嗯~」

眼前是清澈如水的含笑小鹿眼。

鼻尖充斥着自己最喜歡的香甜奶糖味兒。

耳朵里飄進了輕柔又魅惑的甜膩聲線……

傅銜青的心臟不受控制地狠狠一跳。

無法控制的不規律心跳讓他有些惱羞成怒。

他身體往後一撤,俊眉一豎,銳利的目光向她射去。

此時,戚玖的腦海中響起了丘比特奶聲奶氣的獎勵聲音: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宿主一萬元人民幣,愛情值+1】

好了,恰到好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