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 第2章 傳說中的白蓮花,果真名不虛傳

姜意然、大齙牙以及所有圍觀群眾:

「……?!」

你喊誰的大名?

誰欺負你了?

剛才伶牙俐齒懟得人啞口無言的難道是別人嗎?

所有人都驚地張大了嘴巴,目光隨着少女的身影移動。

難道她的情書是寫給傅神的?

又一個為了男色不要命的女人!

他們屏住呼吸,等着看戚玖的笑話。

她會被傅神一把甩飛的吧?

會的吧?會的吧!!

哭唧唧的白裙少女撲過來的時候,傅銜青下意識皺眉要推開她。

但當她靠近時,鼻尖嗅到的淺淺奶糖味兒,又讓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扶住了少女的肩膀。

淚眼朦朧的戚玖想要撲進他懷裡,緊緊抱着他向他哭訴自己的委屈,卻被他攔住。

只得在他身前站定,顫抖着抬起一隻手,想要描摹他的輪廓。

「傅銜青——」

真好……

戚玖嘴唇嚅囁,呢喃着他的名字。

這是活生生的傅銜青。

沒有為了給她報仇而變得陰冷殘忍日漸頹廢,沒有在賽車時心灰意冷掉入懸崖。

她死後靈魂困在他身邊的時候,就一直想親口問他。

明明和自己只有那一夜的交集,卻為什麼對自己那麼在意。

難道是很早之前就愛上了自己嗎?

這個世上,傅銜青是唯一一個在乎自己的人……

重來一世,自己一定會讓他得償所願,不會再讓他苦苦痴戀了!

「傅銜青,我——」

「抱歉!」

傅銜青一把抓住她蠢蠢欲動的手,眉頭緊皺,星眸冷淡,毫無感情地吐出幾個字:

「我不喜歡女人!」

戚玖滿眼的悲傷和懷戀都僵住了。

大腦像傻掉了一樣。

她木木地轉動脖子,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什麼,竟然把視線投向了傅銜青身後的黑衣男子身上,不可置信道:

「你現在喜歡……男的嗎?」

圍觀的同學們立馬瞪大了眼睛,一副吃到了驚天大瓜的模樣。

「怎麼可能!」

傅銜青眉頭一豎,頗為嫌棄地直接否認。

「男的女的都不喜歡,你們都死心吧。」

像是在告誡戚玖,又像是在告誡所有蠢蠢欲動的男男女女。

他知道自己一向桃花旺盛,但他對此不感興趣,今天索性把桃花全滅了。

戚玖鬆了一口氣,同時又隱隱有些失落。

她抬眸正要說些什麼,卻突然雙腿一軟,眼前一黑,整個人直直地栽進傅銜青的懷裡。

圍觀同學:「……!!」

傳說中白蓮花,果然名不虛傳!

剛才還火力全開懟天懟地呢,到了傅神面前卻直接暈倒了?!

裝的吧?!

傅銜青黑着一張臉,低頭看了看懷裡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的少女,冷聲道:

「老三,送醫院!」

他身後的黑衣男子上前,想要把戚玖接過去。

卻發現戚玖的手緊緊地攥着傅銜青胸口的衣服不放。

老三:「……傅老大,要不,你親自送醫院?」

傅銜青磨了磨後槽牙,很想把她扯開丟到地上。

但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女,他內心深處竟有一絲不忍。

大概是因為她身上的熟悉奶糖味兒。

又或者是剛才望向他時眼底濃重的悲傷和委屈觸動了他……

傅銜青猶豫了一瞬,把她打橫抱起,向外面走去。

「哎,傅神!那是我妹妹,要不你把她交給我吧——」

姜意然出聲制止。

憑什麼?

這個貪心的小賤人居然敢招惹傅神?

一向生人勿近的傅神還把她抱在懷裡?

她面上充滿擔憂,心裏卻嫉妒地要死。

「哦?是嗎?」

「她是你妹妹?」

傅銜青俊眸一橫,帶着點漫不經心地譏諷,說:

「看她瘦的皮包骨頭,你卻吃的膘肥體壯,絲毫看不出來你們倆是一家的。為了她的人身安全,我還是親自把人送到醫院吧。」

膘、肥、體、壯……

吃瓜群眾的目光都落在姜意然豐腴有度的火辣身材上,帶着打量和玩味。

姜意然手掌緊握,尷尬地指甲都掐進了肉里。

勉強憋出一個笑來,解釋道:

「我妹妹她,一直在節食減肥……」

傅銜青敷衍地「哦」了一聲,沒再搭理她,抱着懷裡的少女轉身往外走去。

「老三,醫院!」

他身後存在感極低的黑衣男子點了點頭。

迅速把車開過來,載着他們往醫院的方向去。

眾人面面相覷。

一時不知道「傅神封心鎖愛」和「戚玖求愛被拒黯然昏倒」哪個更勁爆。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所有人都相信戚玖那封情書不是給未來姐夫的了。

畢竟,敢招惹傅神的人,怎麼可能看得上羅唯那個棒槌?

沒錯,羅唯這個校草,放在傅神面前,只能勉強當個棒槌!

聽到周圍同學的竊竊私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