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乖寶,別逃!病嬌大佬他夫憑子貴] - 第1章 傅銜青~她們欺負我(2)

p>

「你還要不要臉?」

姜意然的跟班從後面追上來,沒看到剛才的暗流涌動,只聽到了戚玖讓她求情的話。

這個齙牙女同學抱着胳膊一臉不屑,出言嘲諷:

「你給自己的姐夫寫情書被老師發現了,居然還好意思讓你姐姐去幫你求情?你就一點羞恥之心都沒有嗎?」

戚玖抬頭,看着這個和她沒有任何恩怨卻對她惡意滿滿的女生,扯了扯嘴角輕聲道:

「我寫情書,還不是因為你嗎?」

大齙牙皺眉,心裏一咯噔,惡聲惡氣道:

「你寫情書和我有什麼關係?!」

「是啊,和你沒關係……那你在這屎殼郎哈氣,臭嘴一張,放什麼閑屁呢?」

大齙牙一愣,進而勃然大怒,高高的揚起巴掌:

「戚玖,你膽子肥了是不是,敢這麼囂張?!」

戚玖絲毫不懼,甚至往前一步更靠近她。

清凌凌的目光卻看向一旁的姜意然,語氣坦然又無辜: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在你們眼裡,我不是一直很囂張嗎?」

「姐姐,你的小跟班要打我了~你都不阻攔一下嗎?我溫良賢淑,敬上憐下的好姐姐~」

話中的譏諷絲毫不忍了。

忍?憑什麼忍?

前世,她被父母接回家後,因着對親情的憧憬,她對父母百依百順。

讓她給姐姐輸血她就輸,讓她報考姐姐的學校隨時當姐姐的移動血包她也來了……

可是,在自己懷孕被姜意然虐殺之後,父母的反應居然是幫姜意然掩蓋罪行,偽造成是她自殺。

她為了親情,忍受了那麼多不屬於她的流言和傷害,卻遭受到了他們徹徹底底的背叛……

那還忍你m啊!

反正這個世界上,除了傅銜青,沒有一個值得她在意的人!

對上她涼薄的眼神,姜意然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不對勁,這太不對勁了。

戚玖那個懦弱慫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膽了?

她今天吃錯藥了?

姜意然按下內心的疑慮,攔下大齙牙高高舉起的手掌,又將戚玖往後拉了拉,一副老好人模樣:

「她不是我的小跟班,她是我的朋友。妹妹,你不能這麼不尊重她。」

大齙牙看向姜意然的目光瞬間充滿了感動。

姜意然話音一轉,又扯回原來的話題:

「妹妹,論壇上說的……是真的嗎?如果你真的喜歡羅唯哥哥……我,我也不能把他讓給你。」

「對不起,他是我從小到大的未婚夫,我真的很喜歡他。」

美人含淚,聲線委屈,讓所有圍觀的同學都心疼不已。

戚玖靜靜地聽完姜意然的控訴,眸底划過一抹涼意。

「你們憑什麼說我給羅唯寫情書?」

姜意然還沒動作,大齙牙就冷哼一聲,一把扯過她手裡的情書:

「你還嘴硬?既然你臉皮那麼厚,那我就給大家念念!」

「每當我獨處時,每當我失落時,我就會想起你……你有山一樣的厚重,也有海一樣的包容,每次見到你,我都……」

這很明顯帶着小女兒戀慕的描寫讓大齙牙越讀越興奮,吃瓜群眾也高高地豎起耳朵。

「這只是一封情書,又沒有寫人名,誰說就必須是給羅唯的?」

「你信里寫『你是海城大學最優秀的男生』,這誰不知道咱學校最優秀的男生是意然的未婚夫羅唯學長啊?」

圍觀的同學們聽了,紛紛點頭認同。

羅唯作為金融系的學長,家世優越,品學兼優,是公認的海大校草排行榜第一。

這情書的對象,一聽就是他啊!

戚玖搖頭否認:「我不喜歡他,不是寫給他的。」

寫給誰的自己不知道,又不是自己寫的。

不過給羅唯寫情書這事兒,絕對不能認。

大齙牙嗤笑:

「不是給他的?誰信啊?怎麼會有人不喜歡羅唯學長?」

這話說的!

戚玖挑了挑秀氣的眉毛,玩味道:

「這麼說,你也喜歡他了?」

姜意然懷疑的目光頓時放在了她身上,大齙牙百口莫辯,慌亂地揮了揮手:

「不,不是,我不喜歡他!」

戚玖瞭然地點點頭,煞有其事地對姜意然說:

「看吧,我就知道~姐姐,你那個棒槌未婚夫,也就你看得上。」

姜意然一張俏臉青青紫紫,好不精彩。

而剛才被她反將了一軍的大齙牙,心虛地看了一眼姜意然,又冷聲質問:

「那你喜歡的是誰?你不說出來,我們才不相信呢!」

「……我喜歡的是誰?」

戚玖纖細的手指在下巴上滑了滑,腦海中閃過一張完美無雙的俊臉。

她眸中同時染上了笑意和濕意,喃喃開口:「我喜歡的人啊,是——」

「抱歉,借過一下。」

一道清朗磁性的聲音突然打斷她。

四周傳來抽氣聲,堵在教學樓前的人群往兩邊散開,露出一個修長高挑的身影。

「傅神?」

「我去,傅神怎麼來學校了?」

「他還需要上課?」

「那誰知道,一年也見不到傅神幾次……」

戚玖抬眸,看到了熟悉的俊臉。

剛才面對別人刁難時的鎮定和囂張頓時消散於無形,心裏升騰起濃濃的委屈。

眼眶裡迅速積攢的晶瑩淚珠盛不下了,順着蒼白的臉頰滑落。

瘦弱的少女拔腿向高大的男人奔去,帶着哭腔的委屈聲線灑在風中——

「傅銜青,她們欺負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