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爺請上座》[公爺請上座] - 第十章出鐵(2)

/p>

胡衍特意交待認真防漏,這煤氣漏出來可了不得,要不死人要不炸廠,都沒點輕鬆的。

石灰石的窯子還來不及整,只能是畫了簡單的圖讓蘇家諾帶了人在旁邊建了個簡單的土窯,那土窯技術含量低建的倒是快,建好了就讓人日後不停的趕快燒,就怕後邊石灰石不夠用。

等到這邊煉鐵廠點火,燒結車間布料的時候,生產出來的石灰石怕也只有不到5000噸,還沒有地中衡,怎麼稱量也是個腦殼痛的事情。

不單單是地中衡,其實基礎條件很差,糟心的事情特別多,工匠們聽不懂,現場亂成一團,所有的設備和材料也是全部自給自足,太難了!

小高爐其實更危險,胡衍心裏面求神拜佛希望不要炸爐,不要踏料,不要堵水口,不要悶火,各種害怕各種求,好在運氣確實還不錯,第一爐紅的發白,白的發亮,亮的刺眼,眼睛都睜不開的鐵水終於出爐了!

因為現在還沒有辦法搞出來制氧車間,你就是不上個空分塔,你搞個電解車間,也得有電才行啊!

所以沒有辦法,生產出來的鐵水只有全部放進模子里做成饅頭鐵,等有氧氣了再搞鍊鋼爐,那個時候才能是真正的在個跨時候的進步!

蘇家諾和李不負從來沒有想到過,鐵也可以這樣子像水一樣嘩嘩的自己流出來,這僅一爐鐵水怕就比全益州府一年的產鐵量都要高很多了,而且後面等生鐵冷了以後再細細的看,心裏更是激動,這生鐵的質量都是一樣一樣的,哪裡像以前的生鐵?不同的鐵匠煉出來,質量就不一樣。

胡衍向二人解釋了為什麼現在不能上鍊鋼的原因,二人理解了,不能理解也得理解啊,心裏只盼望那些個工匠快點把胡先生要的那些物事準備好,有了電才有後邊的鋼啊!

每天那些做發電機零配件的匠人和家屬,看到像發情的狼一樣的兩個老爺就害怕。

別哪天嫌棄我們動作慢,把我們全砍頭了吧?

不吃不發錢沒關係,只要不殺就行。

不過好像每個月三十文錢的工錢是從來都沒有斷掉過的,每個月的一號準時都發了的。

嗯,只要胡衍老爺不生氣,這兩個老爺應該不會生氣的,他們都聽胡老爺的!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