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爺請上座》[公爺請上座] - 第一章 初入益州

胡衍可以無比確認,自己一家人真的穿越了!

本來他和妻子歐陽文心帶着兩個孩子一起趁假期想自駕房車旅遊,天氣不太好讓雷劈中了,一家人都以為必死無疑。

然後突然發現已經不在高速公路上了,周圍的樹木多而且高大,天氣炎熱,看不到人,手機也沒有信號了。

然後他們沿着不算路的林間空地走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林子外邊的城市。

不甚高的磚石城牆延綿而去,怕眼前看到的這一面也得有個三兩千米了,城門洞上方寫了一個很大的牌匾「益州府」,沒有守城的官兵,可能因為天氣熱,進出的人也不多,但是一看穿着打扮,明顯就不是現代人。

男人都頭頂一個歪在一邊的髮髻,看起來還是不甚順眼。

城牆、髮髻、土路等等,無一不提醒胡衍和歐陽文心:對不起,你們已經穿越了。

益州,好解釋,成都的古稱。

時間呢?這是哪一朝代?

還可以回去的不?

兒子胡文龍才七歲,剛剛上小學,屁都還不知道香臭,也就無所謂是什麼環境,穿越不穿越的,不懂的人最開心!

女兒歐陽寶寶都已經十二歲了,如果不是穿越都正忙着小升初的事情呢,又愛看書又愛畫畫,啥事都知道,不過膽子倒不大,一聽自家爹說穿越了,一時之間還是有點害怕的。

歐陽文心就要淡定的多,畢竟當著兩個孩子的面,如果大人表現的害怕了,可能孩子就得哭了。

胡衍覺得可能儘快摸清楚基本情況更好一些。他小心的把車停在林子里,還專門拿了車上的電鋸去鋸了一些樹杈回來做偽裝。生怕聲音大了讓人聽見都還往後走了好遠才開鋸的。

一再交待老婆娃娃都要注意安全,把車上的弓箭和鋼管,棒球棒什麼的都讓她們娘三武裝好,自己才用衣服裹了一把大號開鋒的狗腿,背了一個背包放了些白酒、即食麵、水、糖什麼的,試着走進去看看運氣怎麼樣。

運氣想來不會差吧?全球幾十億人,有多少人真正的穿越呢?

看着別人要不竹布長衫,要不扎了勉襠褲光着膀子,自己的速乾衣加短褲確實有點另類。

進了城門口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大大的當字招牌在懶洋洋的飄蕩,心想說這倒是個好運氣的證明,看看用點東西換點這個城裡能用的錢,還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