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准聖竟搶着做我奴僕》[搞笑,准聖竟搶着做我奴僕] - 第9章 友情歲月

東方白很想辯解兩句。

最後想想還是算了。

他們知道太多,反而會連累他們。

還是保持現在這樣弱不禁風的形象比較好。

東方白故意轉移話題。

「還是聊聊我們自己吧!」

「三年之期準備到了,你們有何打算?」

這話題一出,現場氣氛一下子就沉悶起來。

他們都知道,他們在接下來的外門招考中不可能通過招考成為外門弟子。

唯一的結局就是離開。

離開這個奮鬥了三年的地方。

終止了這一生得道飛升的可能。

夢想終結,像讀了三年高中,沒考上大學。

「我們好歹也是開脈境,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幫宗門管理世俗世界的事物。」

「再差也可以去給大戶人家做護院,做鏢師。」

「小白,你可就···唉······」

眾人都為東方白的出路着急。

上山三年,勞累三年,結果什麼都沒有得到。

上仙山三年,歸來仍是凡人!

這樣離開真的很失敗。

若是東方白沒有遇到他的機緣,現在真的就是那樣的狀況。

東方白暗自慶幸。

「小白,沒事,我和你都是關山城的,以後我罩着你。」

花曼殊豪爽地說道。

憑着開脈二層的實力,花曼殊在關山城應該可以謀到一份不錯的差事。

搞不好,還可以成為一名女捕快。

「那就多謝花師姐了!」

「若是師姐回了關山城,希望能關照一二我的家人。」

東方白真心感謝。

他自然是不會這麼灰頭土臉的回去的。

要回也要成為外門弟子以後,衣錦還鄉。

現場氣氛不是很好,大家都不想離開正陽宗。

哪怕只是做一個卑微的雜役弟子。

當時氣氛有些煽情。

這時卻有一個不和諧的人出現。

花曼殊見到那人,臉上明顯出現厭惡。

柳清揚整天往返於雜役弟子中送信,傳達消息,消息自然很是靈通,也認識大多數的雜役弟子。

他一下子就認出來人叫陳世良,是一個潑皮惡棍。

不過,這陳世良頗有些修行天賦。

剛上山一年就修鍊到了開脈境三層。

還習得一門黃級下品武技。

更重要的是,他有個哥哥是外門弟子小有名氣的天才。

為此···

雜役弟子中不少人遭受過他的欺負。

特別是那些女弟子,少不了被他糾纏,欺辱。

這些天,這陳世良糾纏起了花曼殊。

這些,柳清揚都知道。

現在這廝又找上門。

剛好大家都在,必須一起動手教訓他一頓。

柳清揚對大家使了眼色。

眾人秒懂。

只有花曼殊搖頭反對。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連累大家。

她非常明白,一旦動起手來,會是多可怕的後果。

不管是打贏了,還是打輸了,他們都絕對很慘。

而且,很大概率上,他們打不贏。

陳世良可是開脈境三層,已經開了十五條靈脈,還掌握了一門黃級下品武技。

他們不但修為境界比不過,也沒有掌握任何武技。

這是一群羊跟一匹狼戰鬥。

「我和曼殊師妹有話要聊,你們快點滾!」

陳世良非常囂張地說著,並伸手要搭在花曼殊肩膀上。

死亡小組中性格最暴躁當屬花文靜,她直接把茶水往陳世良臉色潑去。

陳世良輕鬆側身躲過。

然後一臉淫笑。

「這位師妹若想留下來一起,也可以!」

「比翼三飛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