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准聖竟搶着做我奴僕》[搞笑,准聖竟搶着做我奴僕] - 第10章 板磚神技

「你過來啊!」

東方白揮舞手中板磚叫囂道。

柳清揚他們瞬間感覺小白太勇了!

一個凡人正面硬剛開脈境三層。

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一面。

一向謹慎,總想着息事寧人的小白也有剛勇的一面。

而陳世良竟然對板磚有了莫名的恐懼。

此時他腦袋還嗡嗡的。

短暫地愣神之後,陳世良還是向東方白沖了過去。

在女人面前,他絕不會慫!

陳世良速度極快地沖向東方白。

他要用速度優勢壓制東方白。

為了防止東方白手中的板磚,他還走起了蛇皮走位。

結果···

「啪···」

板磚再次不偏不倚砸到他腦門上。

這次的力度比上一次還大上許多,直接把陳世良砸得向後倒飛出去。

之前陳世良只感覺腦袋嗡嗡響,現在已經感覺天旋地轉,找不着北了。

他感覺自己已經裂開了——頭部。

陳世良頓感不妙。

他懷疑東方白掌握了一門玄級武技,專門用板磚砸人的武技。

不然,他不可能怎麼躲都躲不掉東方白的板磚。

陳世良此時腦袋亂得像一鍋漿糊,

不過還是做出了最正確地選擇——逃跑。

此時,他已經完全顧不上形象,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地向遠處逃去。

若是跑得慢了,小命估計就交代在這裡了。

戰略性撤退,不丟人!

東方白放任他離去。

人肯定是要殺的,但是不能在這裡。

也不能讓他們知道是自己殺的。

「汰···原來是一個裝大尾巴狼的膽小鬼!」

東方白扔掉手中的板磚。

眾人一下子圍了過來。

「小白,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你小子深藏不露啊,以前怎麼不用這一手對付胡倫?」

「清揚師兄,過了啊,胡倫是開脈境八層,掌握黃級中品武技,豈是這陳世良可比。」

「我這板磚也遠遠對付不了他的!」

東方白可不想往胡倫身上扯。

因為人確實是他殺的,但是不能讓人們往自己身上聯想。

不過,

不管東方白怎麼解釋,眾人都覺得小白的板磚有莫大威力。

陳世良的實力他們非常清楚,四人合力都只能被碾壓。

然而···

小白卻三板磚就把他打服了。

這簡直就是神技啊!

「小白,你這神技是怎麼學會的?」

「能教教我們嗎?」

「這至少是一門玄級武技吧,你都沒有開脈成功,你是怎麼學會的?」

「你在哪弄來的玄級武技?」

四條友在東方白耳邊吱吱喳喳問個不停。

東方白瞬間腦袋都大了。

「低調···低調!」

「我這是雕蟲小技而已,不是什麼玄級武技。」

「今天這事,大家都不要宣揚出去,不然可能會招來大麻煩。」

東方白示意大家都冷靜。

眾人又坐會茶桌前。

爭相給東方白敬茶。

「小白,你那板磚真的神了!」

「連陳世良這樣的硬茬都毫無還手之力!」

眾人對東方白的板磚神技誇讚不已。

原本最弱雞的一個,轉眼就變成最強的一個,這突兀的轉變感受太強烈了。

眾人感覺很不真實。

時間過得越久,他們就越覺得那些純屬意外。

板磚拍得再厲害,也不可能是開脈三層的對手。

或許陳世良只是一時大意。

加上東方白自己也說是胡亂拍打,根本不是什麼武技。

漸漸地,眾人對拍磚的事情也沒了興緻。

「陳世良這次吃了大虧,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小白,你要格外小心。」

花曼殊很擔憂地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