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時猝死,魂穿從奴隸開始》[高考時猝死,魂穿從奴隸開始] - 第5章 揚帆起航(2)

辦公室翻找地圖時,在抽屜里發現一小盒白色晶石,指甲大小,每一顆卻沉甸甸的。

「真哥,這是什麼?」

但李真沒有回復。

自我猜測:「這應該就是這世界人所說的魂石,對靈魂修鍊很有用,所以也是最有價值的貨幣。」

許久,終於找到一張有帕羅港城的地圖。一看,離嶗山島這麼遠,望洋興嘆。

找了一把紅柄唐刀佩於腰間,便離開礦場。

在前往港口的路上,李純警覺到背後有人跟蹤。

「不會是礦場余留的守衛吧?」

想此,李純內心一慌,加快步伐,最後跑起。

經過下坡的樹林時,找準時機跳上一棵大樹,靜靜埋伏。

片刻,果然跑來一人,竟是之前那個青毛狐狸小弟。

李純當機立斷,拔出唐刀,猛然跳下,正好擋住狐狸小弟的去路。

刀尖指着他鼻子,冷酷道:「是你,為何跟蹤我?」

狐狸小弟急忙噗通跪下,委屈巴巴道:「我沒有惡意,大哥這麼厲害,我就想跟你混。但怕你嫌棄我,所以就先偷偷跟着你。」

李純思索一下,問道:「你可知帕羅港城在哪?」

狐狸小弟見有希望,歡快道:「知知知,並且我有豐富的航海經驗。」

多一人同行也好。

李純收回唐刀,高興道:「那你就跟着我吧!不過我不會付你任何報酬,起來吧!」

狐狸小弟激動地高高跳起,「我叫巴奇,大哥尊姓大名?」

「李真純,以後別叫我大哥來大哥去的。」

狐狸小弟臉色驟變,委屈道:「我不叫便是,為何罵我?」

李純些許生氣,道:「我說我名字叫李真純,沒罵你!」

狐狸小弟巴奇恍然,尷尬笑道:「好的純哥,沒問題純哥。」

……

二人來到港口小鎮,已是黃昏時分,金燦燦的餘暉鋪滿茫茫大海,猶如一幅誘人又暗藏殺機的奇妙油畫。

為了謹防礦場的追兵,李純用一袋金幣購買一條精良小帆船,備好物資,和巴奇連夜出海。

璀璨星河下,蒼茫海面上,孤獨小船里,一人一狐人品着豪烈的仙人掌酒,交談甚歡,醉醺憨態。

「小巴奇,你的夢想是什麼?」李純醉問。

「當然是娶個小狐仙,純哥,你呢?」

李純不假思索回答:「以前不可能,但現在,我就要娶個真正的仙子,並且容貌只應天上有,凡間難來尋。什麼物質女、彩禮88萬,滾一邊去!」

於是,一人一狐人雙雙實現了夢想,

在夢裡。

李純半夜美醒,解開褲襠一摸,懊悔嘆道:「忘買內褲了。」

此時,海面開始狂風大作,一道道驚雷劈破暗黑夜空,波濤洶湧,帆船猛烈搖晃。

李純有些不安,巴奇很快被晃醒。

「不好,要下暴風雨!」巴奇驚道,「虧我選的還是最平靜的航海路線。」

李純聽後倍感焦慮,畢竟這不是舊世,兩者天氣不能相提並論。

果不其然,滔天暴雨傾盆而下,每一顆雨珠有大拇指大,風力也是大災難級別的。

船桅猛然被吹斷。

「純哥,你神通廣大,快把船定穩。」巴奇焦急道。

李純雙眸閉上,意識呼喚精神小宇宙里的李真,但他沒有回復。

李純慚愧道:「天命難違,我一介人類,能力有限。」

巴奇毛茸茸的小臉寫滿失望,懷疑自己跟錯大哥了。

驚濤駭浪不斷襲來,很快將帆船卷爛。

李純急忙用粗繩將自己和巴奇綁在一起。

「抓好救生浮板,純哥會保護你!」

……

連夜的暴風雨直到凌晨才結束,溫暖的晨曦照耀在剛恢復平靜的海面。

一人一狐人疲憊不堪,趴在浮板上昏昏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一隻白海鷗飛停在李純腦袋上,這才把他喚醒。

李純恍恍睜眼,猛然一驚,左邊右邊皆停有一艘大船。

兩船甲板上都有一幫凶神惡煞的男性人類,正陰邪的注視着自己和巴奇。

而兩船高聳旗杆上,隨風飄揚的是兩張骷髏頭旗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