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那個村民NPC的說法嗎?他不是說這間房絕對不能進入的嗎?》[剛剛那個村民NPC的說法嗎?他不是說這間房絕對不能進入的嗎?] - 第8章

歡折磨人的鬼啊,~~~~(>_<)~~~~。」
「誒誒誒,別哭了啊。」
嬌姐看他又想哭了,忙制止,但是這種事越制止就越想哭,男大學生越哭越大聲,越來勁,嬌姐忙向慶月求助。
慶月也無奈,畢竟自己三這麼造別人,別人又反抗不了自己,還不許別人哭么,要真殺了他,人還能得到解脫呢,而且他們殺人要扣積分的,扣老多積分了,那得多不理智才會殺人哦,自己又不是變態。
絲毫不覺得自己現在在別人看來就是變態的慶月這樣想。
「哎,別哭了啊,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記憶洗掉,然後把你關在這裡,再次和之前一樣一次次地嚇你。」
男大學生聽到這句話,驚恐地瞪大眼睛,捂住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眼裡寫着你是魔鬼么這四個大字。
由於停止的太突然,男大學生控制不住的打嗝,就算如此還是不讓自己哭出來。
黃小毛驚喜地看向慶月,「慶哥,你還能洗掉記憶嗎?
那豈不是我們還可以再來一次?」
嬌姐扶額,慶月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黃小毛。
黃小毛也是反應過來了,要是慶哥真的會洗掉記憶,那他們三就不會在這裡聽這個刷積分機器哭了,以慶哥的性格,直接就把他記憶洗掉,然後開啟新的一輪刷積分了。
慶哥只是在嚇人而已。
見男大學生安靜了下來,慶月繼續說,「我們三呢,只是喜歡嚇人而已,然後看到你膽子這麼小,這麼不經嚇,不由得就玩得有點過分了,不好意思,給你道個歉,畢竟我們也不是什麼壞鬼。」
見慶月這麼理直氣壯地說自己不是什麼壞鬼,男大學生都驚呆了,連打嗝都忘了打,一臉驚為天鬼地看着慶月,畢竟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臉皮這麼厚的生物,不管是人還是鬼。」
這樣吧,為了表示我們的歉意,這件房間的線索我們就勉為其難地提供給你算了,這樣你也好向你的同伴交差吧。
「慶月提出了一個另男大學生無法拒絕的建議。」
是免費提供的嗎?
需要我獻出什麼東西嗎?
比如靈魂啊,肉體啊什麼的。
「男大學生獃獃的問了一句,這三魂怎麼這麼好?」
哈哈,我第一次見有人主動提出要獻出靈魂啊,肉體的。
「黃小毛樂開了花,」你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