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那個村民NPC的說法嗎?他不是說這間房絕對不能進入的嗎?》[剛剛那個村民NPC的說法嗎?他不是說這間房絕對不能進入的嗎?] - 第2章

這個小說里才能存在的無限流的面試人員,而且上來就問自己是否要去片場當演員。
慶月在震驚的同事,還覺得這些人好有眼光,一眼就能看得出來自己有表演天賦。
本着對於這種無限流的好奇心,慶月答應下來了,絕對不是因為他覺得那個人有眼光,一眼就相中自己,心裏得意洋洋,覺得自己是天選之子才答應下來的。」
前面有人過來找線索了,黃毛,你準備好了嗎?
「那個嬌小的女孩子負責放哨,看到了人類方參演人員過來了,CUE了一下黃毛,提醒他走流程。」
都說了不要叫我黃毛了,我又名字的啊喂,我叫黃小毛。
「黃毛頭也不回的吐槽了一下。
嬌小女孩看着黃小毛的那頭黃毛,直接給表演個死魚眼,所以這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我們一定要違背剛剛那個村民NPC的說法嗎?
他不是說這間房絕對不能進入的嗎?
你們確定線索就在這間房子裏面嗎?
「說話的是一個戴眼鏡的,看起來像在讀大學生的男生,他本身性格就不具備冒險精神,這是他第一次進入」片場演出「這一遊戲,剛來就碰到這種恐怖本,也難怪他會這樣失態。」
哎,你進不進去啊,剛剛那間房可是我探索過了,這件房輪到你了,你要是不進去,就別想分享線索了,到時候死在這裡可別怪我們了。
「旁邊的一個氣質猥瑣,像小混混的人看到男大學生不肯進去,直接威脅起來。」
可是……「男大學生剛剛想反駁一句,就看到小混混舉起拳頭威脅,嚇得他把話吞了回去。
周圍的人也一臉冷漠的看着,誰也不想開口為他說話,本來就是每人一間房探索,而且萬一開口了,被要求一起進去怎麼辦?
男大學生看看人群,看誰都不理他,就直接把要求一起進去的話吞回肚子裏面去了。
男大學生渾身顫抖地推開門,楞是下不了決心走進去,」快點進去啊,你在摸魚嗎?
混蛋。」
門外的小混混看到這人不肯進去,沒耐心的嚎了一嗓子,嚇得男大學生哆哆嗦嗦的邁開步子。
剛剛才走了一步,那個男大學生就不見了,好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黃毛等了好久,終於看到了一個人進來,剛準備起身表演嚇人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