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蘭行》[赴蘭行] - 第九章蘭家出嫁女的祖訓(2)

腳步,回答:「你最熟悉不過了,就是你的府邸!」

我雖不知傅恆宇是什麼神情但他一定很難堪,因為他接下來說話的語氣很冰冷彷彿想凍住此刻的尷尬。

「顧公子真是闊綽!」

顧紅顏當真以為傅恆宇在誇他:「這點錢,都是皮毛!你今後要是敢不好好對待我這妹妹,我就把整個皇宮買下來,讓你無家可歸!」

姐姐趕忙道:「瞧你財大氣粗的,說話沒個正形?你該多交點商稅,為皇宮添金補銀才好!妹夫你也別往心裏去,我這夫君啊是出了名的嘴上王者!」

我撲哧一笑,因為這嘴上王者是我和她吵架時吵不過,就說她的,沒成想她竟用道傅恆宇身上,真是因果報應啊!

顧紅顏繼續問:「聽說你前些時日,瘦骨嶙峋,都躺進棺材板又詐屍了,那你肯定那方面不行,吖?該不會你和妹妹還沒洞房吧!不過你放心,那檔子事不行,找我,我認識的江湖術士數不勝數,我給你弄個藥方,保管你一步到位,飄飄欲仙。」

我聽的臉刷得紅了,餘光看到姐姐正得意的望着我,似乎在炫耀:看我的夫君厲害吧!

只聽顧紅顏繼續道:「不行,你用不得,你身體不行,那葯給你吃浪費,還是讓我妹妹獨守空房吧!」

傅恆宇停下腳步:「本王與王妃每夜都神遊雲頂,翻雲覆雨,直至天明,你對江湖術士藥方如此熟悉,看來真是苦了姐姐,體會不到這做妹妹的夜夜生歡啊!況且宮中關於房事的法子,自然比江湖術士有經驗得多,姐夫你若需要,只要你開口,本王定給你送十大箱子!」

姐姐面露囧色。

顧紅顏道:「哼!你別忘了!妹妹是相親相得媒婆都不搭理,也就你沒品!」

傅恆宇道:「此言差矣!本王王妃相親被拒都是本王請求父皇私下暗旨,凡抗旨意者,按紫癜狂者處置!」

顧紅顏道:「就算如此,她也是個草包,無才無德,既不持家又無見識,實屬的草包一個,連她姐姐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傅恆宇道:「她若不是草包,你們怎會有這個話柄,刺撓她。她若不是草包,你夫人怎會有京城第三才女的雅稱?就算她是草包,可她命好,遇上本王,她無需有才有德,也無需見多識廣,便能受人參拜,而有些人只能靠着金錢來充門面!想必妹夫不是這般粗俗之人吧?」

顧紅顏訕訕道:「是!是!」他轉移話題:「好香的酒啊,夫人,我先行一步!」

姐姐耷拉着臉緊跟上去。

「謝謝你,讓我覺得我也是有人可靠的!」

傅恆宇卻不高興:「若不是本王打聽到,蘭家有個祖訓:出嫁女之間不得勾心鬥角,就算有也只得由其夫君迎面鬥爭!本王怕是已給王妃丟了面子吧!」

我擺擺手:「沒有,沒有!」

「你心裏這麼崇拜本王,本王……」

「別……你別誤會,我只是羨慕你這張巧嘴怎麼就長在你身上,要是長在我身上,我哪裡還輪得上草包這一名頭!沒準我早就成為宅斗界的泰鬥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