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蘭行》[赴蘭行] - 第九章蘭家出嫁女的祖訓

福安被懟的啞口無言,眼神惡狠狠盯着我,道:「宇王舌燦蓮花,我自是說不過你,但你別想血口噴人!」

「本王記得幼時,你曾救本王豢養的狸貓一命,本王暫且不追究你對本王的言詞失禮,但你對本王妃的道歉卻不能免!」

福安被氣的白玉面容跟擦了厚厚一層紅脂粉一般,她咬牙切齒道:「皇嫂,抱歉!」說完她轉身彎腰入轎內!

傅恆宇聲音傳來:「王妃,該上轎了,別耽誤了回門的時辰!」

春花扶我上了馬車。

傅恆宇閉眼道:「福安公主你還不讓路,是等本王拔掉馬背下三寸之地的冰針嗎?」

他話音剛落,福安馬車後退!身後太子的馬車嘶鳴一聲,馬倒地,太子似乎摔倒在地!

馬車緩緩前行:「王爺其實我對付得過來!那福安公主不過是仗着無太子同行,她一個人時,她不敢這麼囂張的!」

傅恆宇睜眼,勾手招我靠近他。我移過去,他目光聚焦我雙眸:「示弱?大而化之?本王的王妃絕不許如此窩囊!」

我一屁股挪走:「你說話真難聽!」

「王妃想聽好的,就該跟我好好坦白,你與太子,與柳質,與李言,與月無涯,與京城男子相親的點點滴滴,也好過你的這點破事,是從別人嘴裏傳到本王耳朵!」他將「破事」二字咬的很重!

我這才明白,他從皇宮回來生如此大氣,竟是因為有人在他面前嚼舌根,還是我的緋聞軼事。

我嘆氣道:「要是知道有你這個夫君在,我何必大費周折去相親!」

「聽說成親頭天晚上,你做了一本京城退婚男子錄,待回王府後,你給本王做一本京城花魁美姬錄,本王回京還未開葷呢!」

「你真夠……狡詐的!」

「與王妃相比,本王略勝一籌而已!」

我懶得理他。約莫過了半盞茶的功夫便到了蘭府。

我那大姐姐和姐夫通身的金釵珠寶,金絲線織的衣衫錦衣,綴滿亮閃閃的金圓片和價值不菲的各色玉石。彷彿要向全世界炫耀:來看看,我家有錢的很。

我低頭,心想:這怕是京城再也找不出這樣一個把錢穿到身上的人,連那整日穿得跟個金孔雀的太子都被比下去了。

傅恆宇輕聲一笑。

我側頭看他,惱火道:「你現在笑的出來,待會兒可別哭!」

他眼神茫然的看我。

姐姐一把拉過我的手,往門裡走:「妹妹出嫁匆匆,姐姐我沒來得及備禮,你閨房裡,我跟你姐夫放了十大箱子黃金珠寶,就當是你和妹夫的新婚賀禮了!」

我微笑道:「姐姐出手就是闊綽!」

姐夫顧紅顏道:「這才哪跟哪兒,你姐姐念你大齡出嫁,便給你置辦了一莊院子日後……」他將大齡出嫁四字音量提高几倍。

傅恆宇打斷他的話:「顧……姐夫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富商,敢問這院子所在何處?」

聽他這麼一問,我知道了他傅恆宇竟然只能讀懂我一人的心思!

這算個什麼事兒!

姐夫顧紅顏停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