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蘭行》[赴蘭行] - 第八章兩面夾擊

我翻來覆去睡不着。

傅恆宇打地鋪,他倒像是睡得很踏實!

我起身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正準備打開房門,他悶一聲:「睡覺!」

我以為他在說夢話,手正摸門,誰知他已經立在我身旁:「外面下雨,半夜出去,冷!」

我假笑道:「睡不着,出去透透氣!」

「你不是睡不着,你害怕我會殺你,你發現細銀針。我沒有要害你,你……算了!睡覺!」他說。

「還想出去?」

我點頭。他扯我袖口將我拉回床上,蓋好被子。

「好好睡覺,明天你想要什麼都可以!」

我想有這麼好的事?

「不可喝花酒!不可尋男姬!」

秋雨淅淅瀝瀝的順着屋檐滴落,地面積水,春花領着幾個丫鬟,將傅鈞曜送來的新婚賀禮擺到我面前。

我掀開四五個錦盒上搭的紅布,一冠金翠琉珠頂,一對紫玉鴛鴦鎖,還有幾盒珠寶。

「都統統給退回去!」

春花對着銅鏡里的我說:「小姐,今天下雨還要出去嗎?」

我問她:「王爺呢!」

她說:「王爺一早被請進宮了,聽說太子跟瘋了一樣!」她湊到我耳邊,悄悄說:「太子昨夜高燒不退,有人傳言他被紫癜狂者咬了,王爺進宮,估計是和陛下商量太子一事呢!」

我挑着一對血玉珠串燈籠耳墜,放在耳邊,對比春花挑的素色耳環,看向銅鏡,瞧見她滿面春風的模樣,我打趣道:「這春花看來是真要開花了,也不知是哪個小子如此有福氣?」

春花掩嘴笑:「沒有的事,就是清風早晨給我說了一嘴,我想應該是王爺讓他告訴我的!」

「今日回門,這身裝扮太素了,你給我將那套銀紅對襟羅衫裙找來,娘曾說我穿這個顏色最好看!」

春花問:「那……等王爺嗎?」

我說:「太子都那樣了,萬一真是喪……紫癜狂者,那整個京城人不就都完蛋了。再說我回娘家,他在,我還很拘謹呢!」我只要一想到傅恆宇的讀心術,我就覺得生無可戀。

待我正準備出門,傅恆宇回來了。

清風接過他手中的長刀,先行上馬,春花被他目光盯得疾步走到馬車邊。

他似乎不開心。

「王妃,既然看出本王不開心,那就想法子讓本王開心!」

「你這人真好霸道,難不成你不開心是我造成的。再說,就算是我造成的,也是你偷窺我的心思,你還賠償我的損失。」

他目光犀利,單手擒住我的左手:「王妃既然如此能說,那便好好說道說道,你想如何讓我賠償,偷窺岳母的心思?還是帶你逛南風館,喝花酒?」

「你……我懶得理你!」我徑直上馬車,傅恆宇緊隨其後,我雙腿擋住車門:「王爺車內空間小,坐不下兩個人,你看那匹馬,非常適合你!」

春花小聲嘀咕:「小姐,今日回門不可與王爺鬧僵,大小姐和大姑爺今日也回家,你平日就與大小姐水火不容,她嫁給天下第一富商,在你面前如何耀武揚威,你可別忘了,她慣會在你與王爺的婚事上做文章,你這會兒與王爺拌嘴,王爺與你感情又不如大小姐和大姑爺,你可別弄得到時候下不台!」

我心生無名火,卻又不得不壓下去。陪笑臉道:「王爺,那馬兒看着太瘦,你乘坐不安全,來請上我的馬車,保管你舒舒服服回門!」

傅恆宇冷笑:「王妃不是說馬車小,容不下兩人嗎?」

我假笑:「你是王爺,莫說這小小馬車,就算螞蟻大的房子,也能容下你啊,因為您的大駕光臨讓它們蓬蓽生輝啊!」

「盛情難卻,本王便隨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