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蘭行》[赴蘭行] - 第十章飯桌

「哦?王妃若是覺得王府無人與你宅斗,本王不介意多納幾個妾室!」

「我說著玩的!」

「那就請王妃日後再遇到別人挑事,只要本王在身邊,你就無需退縮,無需畏懼無需軟弱,挺直腰桿,光明正大的與他鬥爭,出了事,本王給你扛!若是本王不在身邊,你……你就當回未炸毛的狸貓,但你要記住他們是誰,回府後一五一十的告訴本王,本王定為你討回所受的屈辱!」

他聲音很霸道,我心如蓮花悄然綻放:「其實,我並不是怕事,只是覺得,我與他們,如湖底魚與蒼穹鷹……」

「你本就是蒼穹鷹,只不過你忘了而已!」

我正想問他這是什麼意思!

我爹跟我娘出現了!

「哈哈哈!老朽果然沒看走眼,宇王,你真是個好夫君!」

我沒好氣道:「爹爹,你可真會坑你女兒的,跟陛下下了那麼大一盤棋,難道就是為了讓我嫁給王爺!」

爹爹笑容滿面的拍拍我的小腦袋:「誰讓你爹爹我有這麼個夙願呢!哈哈哈不說了!飯菜我都備好了,等你們入座呢!」

黃花梨長桌,放滿菜肴,只不過分為兩部分,大姐姐和姐夫前是一片葷菜,我和傅恆宇面前是葷素搭配。

為了方便我夾菜,母親已命人將我面前的幾盤葷菜調換成素菜!

傅恆宇給我夾了一塊雞肉放在碗里,我頓時作嘔,他面色陡然凝重,彷彿我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母親見狀連連道:「這丫頭自得了一場病後,吃不得葷,王爺莫要見怪!」

王爺端起酒杯:「王妃就算帶球入本王府,本王府也作得孩子他爹!」

爹爹道:「小女雖愛胡鬧,但絕不會不知禮義廉恥,王爺大可放心!」

傅恆宇道:「小婿自罰三杯!」

飯局進行到後半階段,吃飽喝足,就剩聊天!

爹爹:「王爺,你先前說去過風雲谷,可在那裡發現了些紫癜狂者的由來?」

顧紅顏道:「爹,這事兒你得問我呀,我這幾年都打聽得一清二楚,這紫癜狂者就是從風雲谷出來的!據說第一個發作的人是風雲穀穀主,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葯老!他咬傷一個弟子後,緊接着那弟子在短短几秒時間變得跟葯老一樣,見人就咬,聽說整個風雲谷只有離家出走的謝風語一人生還,為了不讓謝風語感染他人,就將他關進不落巢。唉!想到最初只幾百個紫癜狂者,短短數月便已將中北、中南一帶感染個遍!」

我一聽心想難怪能在不落巢看到謝風語,原來江湖地位不低呀!

我說:「難不成,是風雲穀穀主研製的葯有問題才引發紫癜狂者出世?」

顧紅顏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

傅恆宇道:「我隨師父進入風雲谷探查過,似乎並不是藥物所致,因為那裡的兔子就靠葯活命,卻都活活得好好的!」

我說:「難不成是天外來物?」

傅恆宇道:「確實,那風雲谷後山有巨大一個坑,只要活物靠近,必死無疑!」

我心想:難道是隕石帶毒,才導致一切禍端!

爹爹道:「還好你們江湖好漢,制服了紫癜狂者,讓他們漸漸消失在這片大地上!」

顧紅顏接過話:「爹,我也出力了,我拿金元寶砸倒第一個爬上城牆的紫癜狂者,救了一城百姓的命呢!」

爹爹道:「你們都是好樣的!」

我心想:你這怕不是走狗屎運吧!

傅恆宇道:「這些紫癜狂者有人識,會搭人梯翻牆,會躲開障礙物,速度極快,攻擊機極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