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 - 第7章 隨我接她們回家

秦牧眉頭一挑,沒想到在這小小的南濟市,居然還有人認識「伏羲九針」,不由點了點頭。

看到秦牧點頭,韓愛強渾身不由顫抖起來,看看秦雅,再看看秦牧,激動的道:

「真的……真的是伏羲九針?」

韓愛強不敢相信,激動的難以平復。

秦牧給秦雅蓋好被子,然後起身看向激動的韓愛強道:

「剛剛多謝,韓神醫。

多虧韓愛強的出現,不然張浩那一拖把落下來,不堪設想!

「哎喲喲,您折煞我,神醫不敢當不敢當,都是同行抬愛。

韓愛強聽到秦牧道謝,頓時受寵若驚。

開玩笑,會伏羲九針的人背景能小?秦雅都被領導點名照顧,秦牧估計身份也差不了!

看到韓愛強這般模樣,秦牧微微一笑道:

「我看韓神醫對我的針法感興趣,我秦牧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你剛剛幫我一次,我不欠人情,前三針我可以免費贈與你。

秦牧從桌子上拿起紙和筆,把伏羲九針的前三針寫了下來,然後遞給了韓愛強。

「先生在上,受徒弟一拜。

韓愛強看着秦牧遞來的針法,咬了咬牙,對着秦牧就要跪拜下去。
卻被秦牧攔住了,然後淡淡道:

「韓神醫,無需如此。

韓愛強激動的抓住秦牧的手道:

「秦先生,達者為師,更何況您把如此寶貴的針法就這樣傳給我了,我受寵若驚啊!」

秦牧擺了擺手。

「無妨,希望你懸壺濟世,真正的救死扶傷!」

秦牧話音剛落,手機就響了。

「統帥,資料發您手機上了。

秦牧打開手機,頓時愣住了,這是一個視頻,視頻里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在唱歌。

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居然和自己有幾分神似,特別是那雙清澈靈動的大眼睛,簡直和自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還有那古靈精怪的樣子,像,太像了!

根據資料,夏如月至今未婚,這個女孩也做過了DNA比對,正是他和夏如月的女兒,名叫夏果兒,今年四歲零兩個月了!

秦牧拿手機的手顫抖着,激動的大喊道:

「我有女兒了,我秦牧有女兒了!」

過了一會兒,秦牧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然後接着往下看,眉頭不由皺了起來,臉色變得難看。

因為夏如月未婚先孕,讓夏家成了笑話,所以夏如月的爺爺把她們一家趕了出來,還斷了他們的經濟來源。

一家四口租了一個小房子,現在全靠夏如月一個人工作勉強維持生計。

可是最近醫藥大亨的夏家,經濟虧空,面臨破產!而夏如月的爺爺夏秋生,居然要把夏如月「賣」給濱魯市的蘇家的二少爺,來換取蘇家的資金支持。

資料顯示這個蘇家的二少爺是個智障,還沒有生育能力,可蘇家二少娶的三個老婆都懷了孩子,大家揣測,這些孩子很可能是蘇家大少爺蘇傲天的。

轟!

一股殺氣從秦牧身上爆發出來,他握緊了拳頭。

「今晚夏家的訂婚宴,我要參加!」

彼時,南濟市皇宮大酒店,可謂是熱鬧非凡。

因為南濟市醫藥圈裡的大家族夏家,今晚要在這裡和魯濱市大家族蘇家聯姻,引來業界不少人的關注。

蘇家可是魯濱市的房產大亨,擁有強大的資金鏈。
一旦和夏家聯手,那麼南濟市的醫藥龍頭馬家,怕是要移位了。

酒店的包廂里,夏如月蜷縮在沙發上,緊緊地摟着女兒,雙眼通紅,眼中淚水打轉。

「媽媽,你怎麼了?你怎麼哭了呀!」

「媽媽,果兒給你唱歌聽吧!」

「蟲兒飛,蟲兒飛……」

看着懂事的女兒,夏如月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夏果兒大哭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夏母劉梅,看着女兒哭,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都怪那個殺千刀的,要不是他,我們月兒怎麼會淪落至此。

「夏文,你就眼睜睜看着女兒一輩子被毀了嗎?蘇家那群人,是什麼玩意兒,你沒聽說嗎?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去和你爹說,讓你爹取消了和蘇家的聯姻。

劉梅尖叫着,指着坐在一旁眉頭緊鎖不斷抽着煙的夏文道。

夏家原本是個小家族,全靠着夏文和夏如月父女二人聯手,把夏家做到了今天,更是躋身成為南濟市醫藥行業的新秀。

可是五年前,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