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 第001章 封神榜

努力的方向錯了,路會越走越偏,越前進越困難。但是人們往往認識不到自己其實並不適合這條路,總覺得再堅持堅持,就會走出來,就會走向成功。該放手時,一定要放手,那些固執己見,一條路走到黑的人,往往死的很慘。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認命於失敗。懂得取捨,知道進退,終有一天會獲得成功。

蘇鳴躺在病床上,雙目無神的望着窗外,綠樹成蔭隨風搖曳,幾隻雀鳥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他已經沒有成功的機會了,床頭的醫院病例,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的時日無多了。

病房極為寬闊,足有百十平方,各種設備和設施齊全,可惜他從來沒有享用過。病床的前方,是一塊兒極大地投影電視,此時正播放着一些視頻。興許是怕影響他休息,電視雖然處於打開狀態,但是並沒有聲音。蘇鳴吃力的拿起遙控器,電視聲音一點點的變大了起來。

「武道發展的再快,還是沒有科技發展的快啊。」蘇鳴感嘆道,病房裡的投影電視,只是最普通的電視了,現在的家庭大多用的是虛擬電視。看電視就像身臨其境,而且各種操作壓根不用什麼遙控器。

「滴!滴!天神表為您報時!」正出神間,電視中傳來熟悉的旋律。蘇鳴回過神來,嘆道,「幾十年來,節目換了一個又一個,綜藝死了一茬又一茬,這個節目依然如此啊。」

蘇鳴強打精神,坐起身來,興許這是最後一次了解這個世界了,而且是通過自己從來不看的電視。

「觀眾朋友們,晚上好。今天是2048年5月29日星期四,農曆四月十一,AM靈氣指數983.2,歡迎收看《新聞在線》節目。」男播音員說完,並沒有如往常一樣,介紹主要內容,旁邊的女播音員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50年前天門洞開,域外妖魔來襲……」

聽着女播音員抑揚頓挫的聲音,蘇鳴陷入了回憶之中。50年前,那年他十六七歲,是一名即將步入高考的高三學子。那一天和往常並沒有什麼不同,同學們埋頭苦讀,爭分奪秒,黑板的旁邊寫着醒目的大字:「離高考還有39天」。

那天的天氣並不算太熱,所以電風扇並沒有開啟,畢竟風扇開啟是有一定噪音的,一來是影響老師在講台上的聲音,二來怕分散學子們的注意力。那一天並沒有什麼異常的事情發生,唯一的異常就是蘇鳴生病了,下午尚未放學,他便以身體不舒服為理由請假回家。老師並不覺得異常,爽快的批了他的病假,眼不見心不煩,總比他在課堂搗亂強。

蘇鳴也不覺得異常,這樣的請假行為,最近他沒少用。一開始老師還勸一勸,畢竟高考在即,後來老師連勸都不勸了,畢竟他的成績中等偏下,少了個蘇鳴並不影響升學率。

老師沒有繼續勸,還有一個原因,蘇鳴的家庭原因。老師屢次把蘇鳴請假的事情反饋給家長,可惜蘇鳴的父母並沒有當回事兒,總是以忙為借口,老師自然也就放棄了。

蘇鳴的父母的確很忙,一家人一年也見不幾次面,從小到大,都是跟着爺爺奶奶生活。爺爺奶奶帶孩子,有幾個看重孩子的學習的,只要孩子吃好喝好,開開心心健健康康,不被其他學生欺負,沒有養成惡習,便足夠了。

蘇鳴在爺爺奶奶的眼裡,便是標準的好孫子,知道孝順,還聽話乖巧,不吸煙喝酒,不打架鬥毆,沒有結交不三不四的朋友,成績也不算太差。偶爾提前放學回家,何況回家後又不是到處亂跑,而是躲在書房裡繼續學習,這沒啥不好嘛!

爺爺奶奶很滿意,爸爸媽媽得到的反饋結果,便可想而知了。

蘇鳴回到家,發現爺爺奶奶並不在家,便直接奔向書房,關緊門窗,從書柜上取下一個盒子,小心翼翼的打開,一幅古老的畫卷靜靜地躺在裏面。

輕輕的把畫軸取出,平鋪在桌子上面,只見上面畫了不少的人物,各具姿態,形態各異,細細數來,足有三百六十五人之多,而且還有一些影影綽綽並不清晰的人物。有的腳踩雲朵,有的奇裝怪服,有的騎着異獸,有的手持兵刃,有的嬉笑怒罵……

如果是一個月前,這些人物再栩栩如生,再各具姿態,也不會引起他的注意。父親的藏寶室里,這樣的畫並不少,而且名畫也有那麼幾幅。五一假期,蘇鳴和父母團聚,趁着老爹不在家,便偷溜進藏寶室,這樣的事情他沒少干,長長見識嘛!

於是靈異的事情發生了,這幅不知名的畫卷忽然輕輕震動了起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屋裡進了老鼠,雖然嚇了一跳,也並不以為意。直到畫捲髮出淡淡金光,一道道人物虛影浮現,一閃而逝。

蘇鳴驚異不已,還以為遇鬼了,好奇心戰勝了恐懼,便把這幅畫卷抽了出來,可惜異象再也沒有呈現。蘇鳴自然是不死心,便偷偷的把畫卷打包帶回了老家。

後來異象又出現了幾次,大多是在下午五點左右,所以他便開始隔三差五的提前放學回家了。

不見畫圖終生誤,一見畫圖誤終生!

1998年5月29日下午五時,朗朗晴空突然烏雲密布,閃電撕裂長空,雷霆密布,天門洞開,無數奇形怪狀的生物在世界各處出現,手持刀兵,逢人便殺,到處破壞,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亂。

這些生物力大無比,而且還有各種神奇的能力,一時間人類節節敗退,無數城池失守,數不盡的同胞慘遭屠戮。還好人類單兵作戰打不過,但是尚有很多的熱武器,漸漸的挽回了頹勢。

域外來襲,帶來的不只是混亂,還有奇妙的靈氣。地星靈氣復蘇,淹沒在歷史中的修行者再次登上了舞台。武者不再只是假把式,只是技巧,而是有了強大的力量做後盾。異域入侵者被打退了,一處處秘境開啟了,從此地球進入了另一個時代。

蘇鳴從此走上了另一條路,天門洞開,畫卷騰空而起,各色人物走出畫卷,在他眼前展示了別樣的世界。這次異象雖然不是一閃而逝,但也並沒有留存多久,他獲得的信息非常有限。

從此,蘇鳴從一個電子產品愛好者,變成了歷史愛好者,高考志願也填報了讓人大跌眼鏡的歷史系。歷史研究越來越精深,知古不知今,竟不知今夕是何年。

父親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他研究歷史的道路越走越遠。一門心思搞研究,兩耳不聞窗外事,父親留的龐大基業,他一點點的失去了,直到今天的眾叛親離,一無所有。

畫卷還是那幅畫卷,世界已經不是那個世界,蘇鳴也已經不再是那個朝氣蓬勃的少年。

「五十年來,無數前輩前仆後繼,拋頭顱撒熱血,這才有了如今的太平。1998年國家武術總局制定武術等級,有了十級九階的劃分,如今已歷五十年。自從十六年前王定一前輩率先突破九品,至今全世界九品高手已經有數百人。今天不只是五十年紀念日,更是王定一前輩突破九品之上的日子。現在讓我們連線前線記者楚紅纓……」播音員說道。

「大家好,我是前線記者林小菲,此時我正在喜馬拉雅山腳下,這裡的Am靈氣指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