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唳九天:後臨天下》[鳳唳九天:後臨天下] - 第一章 放肆(2)

:「放肆。」

「朕看,是你在放肆。」倏然間坤寧宮的燭火大亮,好大的儀仗陣仗從宮門口傳來。

楚雲瑤最是乖覺,在聽見這聲「朕」之後便規矩地跪下行禮。

在她膝蓋落地的瞬間,只見一襲黑色虯髯鑲金邊的長袍邊角,從眼前的織金鏤花磚地上滑過,淡淡的龍涎香只撲鼻翼。

皇帝大約是覺得有趣,聲音倒也鬆快:「朕命令皇后靜思己過,皇后怎的還在這責打宮女?」

楚雲瑤老實地跪在地上,瞥了一眼旁邊滿臉血淚的宮女,不卑不亢的道。

「臣妾的手長年累月泡在冰水裡,已經起了凍瘡,而且沒有合適的衣物和被褥,凍傷的創口愈加嚴重,再加這賤婢的處處打罵而渾身傷痛。這次臣妾實在無法忍受,所以給予了她點教訓。」

那宮女見風使舵的本事倒是快,連滾帶爬地就到了皇帝跟前,一個勁地磕頭:「皇上明察,皇上明察,都是皇后娘娘拿奴婢撒氣……」

楚雲瑤看着那白蓮花的表情就覺得心煩,脫口而出:「你扯什麼犢子呢?」

這話一出口便後悔了,只好用尬笑掩飾此刻的崩潰心情。

皇帝頭上戴着的九寶龍垂簾微微一顫,彷彿初次認識這位皇后一般。

「臣妾是丞相府嫡長女,自幼便進宮服侍皇上,不敢奢求舉案齊眉,只想能獨善此身與皇上白頭到老,不想如今處處受辱,給家門和皇室蒙羞,實在是臣妾的過錯。」

楚雲瑤跪在地上,語速平緩,外表看上去鎮定自若,熟不知她的心裏早已在腹誹皇帝。

老娘從小就跟你睡了,一夜夫妻百夜恩,身份就擺在這兒,更何況,要是想繼續支配我老爹,怎麼樣都得給我面子吧?現在處處被人壓迫,以後再把事情鬧大了,惹怒了楚家,皇家也是很頭疼的。

楚雲瑤內心的爭議心理皇帝並不知曉,可從楚雲瑤現如今的表現來看,倒着實令他一驚。

這小女子何時這麼會說話了?字字句句都把事情往自己有益的地方去引,話語間卻是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皇帝看着那在簡陋宮室中依舊挺拔秀麗的身姿,沒忍住嘴角的笑意,揮揮手道:「來人,把這狗奴才拖去杖斃了。」

那小宮女的臉色立即是煞白一片,她只是想着能討好權勢滔天的那邊,卻沒想到現在就要丟腦袋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