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土:我的影子能進化》[廢土:我的影子能進化] - 第9章 變態真多

房間中

張銘如同捏小雞一般輕鬆掐住兩人喉嚨,雙手一用力,兩人緩緩升高。

「嗚嗚——」兩人臉色漲紅,四肢拚命地胡亂掙扎拍打,在烏黑的牆上留下印記。

「你們這些看守員可得很兇的嘛。」張銘眼神陰冷,似笑非笑地盯着兩人。

他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從小就是孤兒的他非常清楚,只有兇狠、強大別人才會懼你,善良只會讓別人當你是軟弱無能。

所以從小他就勇敢好鬥,不懼任何的挑戰,別人打他一拳,他就睚眥必報,百倍還之。

「嗚嗚!!!」

在生死之間,黃毛腦海只有一個想法——活下去!

他不顧一切,本能的求生欲讓他拍打着脖子上的手臂,眼裡露出哀求和恐懼。

「你這狼狽的樣子,我連嘲笑你的興趣都沒有。」張銘索然無味,心中一點報復的成就感都沒有。

就比如一隻蚊子咬你,你反手一巴掌把它拍死,沒什麼成就感。

不過他可沒忘記剛來的時候,這個黃毛是如何的囂張。

他眼神一冷,突然加大力量反手一擰。

咔嚓!!!

骨頭髮出清脆的響聲,黃毛眼中漸漸失去焦距,四肢和腦袋無力下垂。

手收回,黃毛的身體失去了支撐,軟倒在地上。

「現在輪到你了。」張銘扭頭看向一臉驚懼地的陳澤。

「你還有什麼遺言?」他刻意把手放鬆一些間隙,剛好即可以出聲,又能在陳澤大喊的第一時間阻止。

短短不到一分鐘,陳澤彷彿嘗盡了人生的酸苦腥辣,眼淚鼻涕止不住地橫流而出。

「你不能…你不能殺我,我可以帶你出去。」

陳澤不顧喉嚨部位傳來似火般灼燒感,以平生最快的語氣,連忙把話說完。

張銘暗暗點頭,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殺雞儆猴,自古以來都是很有效果的辦法。

「你一個小小的看守員,如何讓我出去。」張銘腳伸向黃毛腰間,平時用來折磨犯人的小刀,用力一提,抓到手上。

寒冷的表情似乎在說,『我不滿意就拿你開刀』。

陳澤打了個激靈,渾身汗毛直豎,彷彿身墜入冰窟。

「我對角斗場很熟,我可以給你帶路和打掩護,讓您安全的出去。」

「而且我還有錢,只要你放了我,我把全部的錢都給你。」

「我有七十歲老母親,身下還有兩個幾歲的女兒嗷嗷待哺……」

此刻的陳澤,恐懼得說話已經無法順利經過大腦,說的上句不接下句。

「閉嘴!」

張銘低聲打斷了陳澤,看着他雙腿顫抖,身下已經濕透的陳澤,不禁嘆了口氣。

「現在我說,你做。」

「你說你說。」

陳澤腦袋如搗蒜般點頭,心裏面已經恨透了黃毛,要不是這個傢伙,自己怎會落到如此地步,他恨不得再捅黃毛幾刀。

「等下去把其他房門都打開。」張銘命令道。

這次來時,一路上他細細觀察過這個地下室,不少交叉路口處,都有看守員持槍把守,以他的實力想要硬闖,很難。

更別說決鬥場里可能還有強者鎮守,所以不可硬闖,只能智取。

而這附近還有不少類似的這間房間的小黑屋,按照猜想,這裡房間關押的人實力應該不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