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土:我的影子能進化》[廢土:我的影子能進化] - 第7章 清洗室(2)

整個身體酸軟無力。

突然,一雙壯碩的手探在兩人脖頸處,在兩人無力的反抗下輕輕一掰。

咔嚓!

兩人不甘的瞳孔漸漸失去了神采。

「現在,只剩下你了。」

輕易解決掉兩人後,胖子露出一個殘虐的笑容。

「放心吧,我只會吃你兩隻胳膊,不會殺了你的。」他安慰似的對張銘說道。

「大哥,我有點瘦,要不你先吃他們吧。」黑暗中,張銘眼神變得寒冷。

「清理室,肯定要全部清理了再吃這是規矩。」

胖子大手一揮,整隻手宛如一張網向張銘抓來。

張銘皺了皺眉頭,一個後退躲開肥大的咸豬手,可身後已經是冰冷厚重的牆,再也沒有已經沒有退路。

「去死吧!」

似乎沒有觸碰到人,肉山發瘋般地大喊起來,彷彿冬日裏飢餓得發瘋的野豬,臉上猙獰得可怕。

他龐大的身軀遮住了空間里的小半空間,開始一步一步走向張銘。

每走一步,身上的肥肉脂肪和地面都要顫上一顫。

「這地方太小了,根本施展不開。」

張銘雙目閃爍,目光不斷在肉山身上遊走,企圖找到弱點。

可惜,肉山胖子身上全是厚厚的脂肪,單靠被鎖住的手腳很難重傷胖子。

呼——

一隻巨大的手掌緩緩抓向張銘,速度雖然緩慢,但在狹窄的空間里,讓張銘無處可躲。

張銘低頭一矮,撈過來的胖手擦肩而過。

「有了。」

就這一瞬間,張銘眼睛一亮,看到了胖子身上明顯的弱點。

他雙腳蓄力,十指交叉成拳,而後一個猛撲沖向胖子「人中」,兩手成拳命中靶心。

致命打擊!

「嗷嗚!」

殺豬般的慘叫聲震動整個房間,肉山面容扭曲,臉上的肥肉夾成一團,他忍不住跪在地上,捂着受到嚴重創傷的把心。

作為經常打架的街頭老手,張銘靠着撩陰腿、猴子偷桃、戳眼珠子、咬耳朵打遍無敵手。

每一次,每一招都能夠給對手帶來成噸的身心傷害,凡是和他打過架的,無論輸贏,都不會想打第二次。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肉山雙目通紅,面目猙獰,發誓一定要一口一口把這個吃掉,讓他痛苦地看着自己哀嚎。

「好機會!」

趁着胖子渾身戰慄顫抖,張銘繞過胖子身後,在白骨堆里隨手抄來一個尖刺。

隔着滿是污穢的褲布,狠狠**胖子撅起的菊中,猛然一刺。

「嗷!」

比剛才更加慘烈的豬叫聲響起,胖子的身後,沒入深處的骨頭,露出的末端已經浸染了紅色。

嘭!!!

此時胖子雙腿終於承受不住,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面色慘白的捂着身下。

剛剛的兩記重創,是他這輩子受過最嚴重的傷害。

張銘又找來兩個帶有尖刺的白骨,眼裡閃過一絲殺意,用盡全力,狠狠插向胖子後腦勺上。

嘎!

清脆的骨頭碰撞聲響起,在地上痛苦的胖子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就這樣冤死在漆黑的小房間內。

眼裡帶着痛苦和不甘,眼神里的焦距漸漸消散,無力癱倒在地。

短短不到一分鐘,戰鬥就已經結束。

「應該是結束了。」

看着還在潺潺流出的血水,張銘終於鬆了一口氣,身上豎起的汗毛漸漸鬆懈。

戰鬥時間不長,但已經把他豐富的經驗運用得淋漓盡致,對他來說消耗也是很大的。

忽然,張銘的影子像是被丟入小石子的湖面,開始驚起一陣漣漪,緊接着,一個黑色的身影緩緩從影子中上升。

那道身影全身籠罩着朦朧的黑色,看不清模樣,不過形狀卻像一隻巨大的犬類,正是角斗場那隻血喰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