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升不是夢》[飛升不是夢] - 第九章苦練十載終得意

徐柔瑾捋了捋秀髮,臉上重新露出那抹令李翊非常熟悉的笑容。

李翊抬起頭,一臉受寵若驚的模樣。

徐柔瑾微笑的望着他,柔聲道:「雞湯怎麼樣?」

李翊回想了一下,一個字形容,回味無窮。

他一臉正經道:「很好喝,這是我活這麼大喝過的最美味的雞湯,讓我回味無窮,流連忘返!」

徐柔瑾聞言,臉上都樂開了花,笑道:「那就好。」

說完,便收拾好碗筷,開開心心的離開了小院。

李翊臉頰浮現兩抹紅暈,扭頭看向蘇小六。

蘇小六:o_O???

她活這麼久,頭一次見到這麼溫溫柔柔的徐柔瑾,比對待峰內弟子們都還要溫柔一百倍。

「咳咳咳。」

蘇小六老氣橫秋的將手背於身後,但是小胖手太短,背到身後就變成了手指勾手指。

李翊微微彎腰,側着腦袋,表示洗耳恭聽。

「小李啊。」

「嗯哼?」

「多虧有你,我蘇小六才逃過一劫,我承認是我看走眼了,你做人並非如耍劍那般不堪入目,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難你當。好了,大哥累了,大哥想睡覺了,你退下吧。」

李翊當場愣在原地。

???

李毅笑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強顏微笑。

蘇小六躺在地上,眼睛眯成月牙,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雙手枕着頭,翹着二郎腿,嘴角含着牙籤一副老大哥的模樣。

「……」

深夜,子時

李翊睡在客房裡,屋外夜空不見銀月,唯有星光斑斑,為世界帶來最後一點光亮。

徐柔瑾蓮步輕移,來到李翊房間外,伸手輕輕敲了敲房門。

屋內燈光被點起,模糊看見一個身影緩緩站起身,對着屋外喊道:「是小蘇還是徐姐姐?」

徐柔瑾臉上帶着淺淺笑容,輕聲道:「是我。」

李翊聞言,迅速穿好衣物,快步來到屋前,打開房門。

入眼的是俊秀少年的面孔,頭髮如瀑布垂落身後,李翊稍稍側開身,讓徐柔瑾進入到屋內。

同時問道:「徐姐姐,這麼晚了是有什麼事嗎?」

徐柔瑾坐在凳子上,神色輕微猶豫,方才說道:「你師父已經將道法峰宋陽收作真傳弟子。」

為徐柔瑾倒水的李翊聞言,手中動作微不可察的僵硬一下,很快回道:「挺好,這樣她就能放心解除師徒關係了。」

望着少年眼底深處的那絲寞落,徐柔瑾輕嘆一聲,繼續道:「宋陽幾乎欽定了內門弟子名額,年紀尚小,天賦異稟,你自然是比不上他。」

李翊點點頭,很認同徐柔瑾的說法。

「那…她準備何時解除師徒關係?」

徐柔瑾抿了抿唇,繼續道:「她讓我來把玉佩收回去,就等同於解除關係了。」

李翊心裏咯噔一下,隨手將兜里尚未配掛的玉佩掏出來,遞給徐柔瑾。

徐柔瑾望着李翊的眼睛,想從裏面探尋出一絲李翊內心的真實想法。

不過李翊的表情從始至終都表現的很平淡。

自顧自的倒了杯水,一飲而盡。

徐柔瑾遲疑道:「小翊,姐姐在書院幫你重新找一位師父好嗎。」

李翊神色變化,但很快掩隱下去。

「徐姐姐,這件事暫時不急。」

「可是…唉,好吧。」

瞧見李翊的神情,徐柔瑾心中嘆息一聲後,起身離開。

「徐姐姐早些休息。」

「嗯。」

啪嗒一聲,木門被關上,昏黃燭光下,僅剩一道人影隨着火光的頻率跳動。

李翊退步到床邊,一屁股坐下。

「還是被解除師徒關係了……」

他輕聲喃語着,清澈的雙目內首次出現了迷茫。

沒有師父在,他孤身一人在這赤羽書院,終究也只是外人罷了。

可是出了書院,又該何去何從?

這修仙世界競爭殘酷,他如今的修為也才剛剛到達內煉圓滿,距離悟靈境還有一段時間。

伸手探去,是冰涼的劍鞘。

李翊將那劍鞘握在手心,跌宕起伏的內心才稍稍安靜下來。

他忽然回想起在山上的日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