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 - 第5章 針鋒相對

「好大膽的丫頭!」
蕭錦繡雙手叉腰:「看樣子你是新來的?
居然這麼不懂規矩,回頭得讓母親好好整治你!」
蕭塵霜似笑非笑道:「我確實是新來的,但不是丫頭。」
「瞧你穿的這麼寒酸不是丫頭是什麼?」
她上下打量簫錦繡一番,目光中充滿了不屑,「若我所料不錯你是蕭錦繡,蕭家的三小姐,不過是庶出。」
「庶出怎麼了?
那也比你這個下賤的丫頭好!
若你今兒跟我道了歉,本小姐還大人不記小人過,可若你不道歉,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說著她擼起了袖子,作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勢。
蕭塵霜內心毫無波瀾,冷眼看向她:「論年紀你還該喊我一聲二姐,不過你這樣張牙舞爪的妹妹我也不太想要,這脾氣得改改,不然將來嫁到夫家也得哭着回來的。」
她將紙鳶扔到了池子里,「想要就自己去撿,記得下次說話好聽點。」
丫鬟們也不知這位二小姐是何來頭,但見她連囂張跋扈的三小姐都敢懟,想來必定是有人撐腰的,於是也緊趕着跟在她身後走去。
「喂你給我站住,回來說清楚。」
簫錦繡氣的跺腳,這個粗鄙不堪的女人居然說是她二姐?
想起剛才她那藐視的目光,有什麼可橫的,也只是個庶出而已,居然還敢如此嘲笑!
連蓉兒母女聽說蕭塵霜回來,也是一驚,前腳剛問了雲嬤嬤,可這後腳就回來了?
急的連蓉兒立馬就想去找雲嬤嬤問個究竟。
相反簫婉清卻鎮定許多,拉住了她,不急不緩道:「母親你急什麼,誰知這突然冒出來的丫頭是真是假,再者說只要派人去木家村打聽一番,不就什麼都清楚了嗎?
她只是個無權無勢的丫頭罷了,莫非還怕拿捏不住?」
聽到這裡,連蓉兒才勉強定下心,目光陰狠的說:「不錯,就算她命大逃了出來,可我們只要派人去打聽,一旦確認了她的身份,再把黃家人找來作證,到時定要她身敗名裂!」
簫婉清微微一笑,吩咐雲羅通知雲嬤嬤,務必派人去徹查此事。
母女二人朝着花廳趕去,連蓉兒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那種不安的感覺很強烈。
災星回來了,不僅要弄得家無寧日,還要妨礙簫婉清登上皇后寶座的位置。
但眼下不回來的人也回來了,倒也沒別的法子,只得先應付一二。
在丫鬟的帶領下,她已來到花園,聽下人說老夫人云氏向來不管家中事務。
常年在自己的院子里潛心修佛,此次也是去了寺廟尚未回來,最快也得明日。
而這蕭家更是魏國一大世家,祖上三朝為相,百年基業,因而在魏國舉足輕重,先帝曾言魏國的皇后出自蕭家,往上數數確實也出過四位皇后,各個都有賢后之名,只可惜紅顏薄命。
如今不算外戚,相府本家,一個老爺三個夫人,三女一子。
花廳里擺放着幾盆蘭花,上牆掛着一幅山水圖,是出自名家李原石之手。
上堂坐着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身形清瘦,蓄着一些鬍鬚,一雙眼睛如鷹眼銳利。
他身旁坐着的便是主母連蓉兒,披着雪狐坎肩,脖子上掛着一串圓潤通透的珍珠,板着一張冷臉。
餘下左手邊坐着兩位夫人,二夫人李若蘭,三夫人柳盈,二人小聲談論着。
蕭婉清則坐在連蓉兒左手側,魏國以左為尊。
她穿着淡藍色的絲裙,明眸皓齒,艷麗動人,烏黑的頭髮梳的很是整齊,寶藍色的上衣更顯貴氣。
蕭錦繡在門外探了探腦袋,努了努嘴道:「這二小姐好大的架子啊,居然讓父親母親在這裡乾等,讓我們等也就算了,這實在太沒規矩了,父親母親,待會她來了可得好好懲治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