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 - 第4章 重回蕭家(2)

齊嫁到這魏國,若不是你一路扶持,我哪能坐穩這主母的位置。」
她扶着雲嬤嬤坐了下來,提起茶壺倒了茶水遞給她。
又吩咐下人準備一床棉被,老年人體弱,這柴房又陰暗潮濕,向來都是處置下人的地方,陰氣重還血腥,真怕雲嬤嬤這身子受不住。
她嘆了口氣:「過些日子待事情平了,我便向老爺求求情,將你放出來,只是現在還需忍耐一下。」
「小姐對老奴好,我都記着….」雲嬤嬤扯起袖子抹了一把眼淚。
連蓉兒也看了揪心,但又想起什麼,忽然道:「對了嬤嬤,最近我這心裏總是心緒不寧,你說這丫頭她能自個兒跑回來嗎?」
「這點小姐您儘管放心,只要咱們不去接就一定回不來。
再者說她要想逃,那也得先問問黃家的人,木家村的人可都是些刁民,若是被發現了,那豈不是往死里打!」
「是嗎?
那就好了。」
連蓉兒點了點頭,又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這才和清荷一道走了出去,並叮囑看守的家丁務必好生待嬤嬤。
臨近中秋了,可天氣一點沒有轉涼的意思,還是熱的人發慌。
正午的太陽也很大,但一點不妨礙行人買東西的欲.望,和攤販們做生意的熱情。
放眼望去,兩道都是茶樓,酒館,當鋪以及作坊,餘下的空地上有不少張着大傘的攤販。
她的手指逐漸開始麻木,必須趕快醫治才行,於是快速結清銀子,便朝着一家醫館走去。
大夫看到她的傷口時也是一愣,奇怪道:「怎會中鉤吻之毒?」
蕭塵霜皺眉:「很嚴重?」
大夫嗯了一聲,點點頭:「幸好你來的及時,若是再晚一些,你的肌肉虛弱,一旦麻痹神經,很可能會死。」
說著他就要抬筆寫方子,蕭塵霜阻止道:「我不方便煎藥,幫我做成丹丸,過幾日你送到相府來。
「也行。」
大夫沒有多言,仔細給她處理着傷口。
從醫館出來後便見街上有人賣檀香香囊的,於是買了兩個放在腰間,渾身充斥着一股淡香,如此風塵僕僕的味道便消失了。
她抬眼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管家應該還在鋪子里,於是去了蕭家經營的綢緞莊。
想要回到蕭家,自然不能偷偷摸摸回去,更不能被拒之門外,她要的就是讓連蓉兒母女措手不及。
管家剛清算完賬目準備回去稟報,轉眼便看到一個十二三的女子不遠不近的站在門外。
他先是一愣,接着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可確定那是活生生的一個人時,連忙抬腳走了過去。
二人寒暄了一會,得知前因後果,管家祥叔便立馬備了轎子送蕭塵霜回府。
門口有兩尊玉石麒麟,金漆牌匾上寫着丞相府三個大字,門口的家丁見是管家祥叔回來當即點頭問好。
他並未立馬進屋,反而轉身掀開帘子,裏面鑽出來一個身着鵝黃色上衣,淺綠色下裙的大家閨秀,面料看不出好壞,但繡花卻很精細。
她從容的下了轎,舉手投足端莊無比,轉頭對祥叔說了一句:「有勞祥叔了。」
祥叔恭敬道:「二小姐裏面請。」
這一路皆有下人和丫鬟盯着看,紛紛猜測這女子什麼來頭,連祥叔都對她如此恭敬。
進屋之後他先去通報蕭義等人,而她則由一群丫鬟引着前往花廳。
幾個身着錦衣的小姑娘在院子里放紙鳶,不過可惜,今日的風不大,怎麼也放不起來。
眼見一隻紙鳶落到了她跟前,蕭塵霜不忍踩壞,準備彎腰撿起。
可此時,卻有人吼了一聲,「喂,哪來的丫頭居然敢踩本小姐的紙鳶,你還不快給我送過來!」
那是一個身着淺粉色錦衣的少女,體態豐滿,一張圓圓的臉蛋還沒長開,氣勢洶洶的帶着丫鬟走來,充滿了敵意。
蕭塵霜冷笑一聲,她向來如此,別人對她什麼態度,她就以什麼態度對人。
她揚了揚手裡的紙鳶,淡淡道:「本來是要給你的,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又不想給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