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廢后重生:腹黑二小姐] - 第3章 印章

魏洛風,當朝太子,前世的夫君。
不過他看上去情況很不好,面如土色,口齒流血,斜斜靠在軟枕上,鵝黃色的袍子滲出鮮血,傷口已經泛黑,想來是箭頭上面被餵了毒。
原來馬車疾馳並非是趕着進城,而是急着救命。
到底死過一次,也算看的明了,她確實憎惡這個人,源於他的冷漠和無情。
他也同樣不喜歡自己甚至嫌棄,源於厭惡和唾棄。
說來也很好理解,滿心歡喜的和心愛之人成婚,可到了洞房才發現早已被掉包,換做是誰都無法接受,何況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太子。
因為他的冷漠,在太子府艱難度過五年,也曾天真的以為當了皇后便算苦盡甘來,可最後還是不得善終。
可這一切,歸根究底,真正的始作俑者還是蕭家。
現在的魏洛風並不認識她,也沒什麼好慌的,所以蕭塵霜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你受傷了?」
魏洛風陰沉着臉,一把將她拉入車內,「不想死就閉嘴!」
她趕緊點點頭,乖乖蜷縮在地毯一角,與狼同乘若要死也會痛快些,相反要是落入那群虱子手裡,只會更慘。
外面人聲鼎沸,那群人因為找不到她而破口大罵。
「公子….這…」車夫不知此時應當如何。
「繼續走。」
魏洛風抬了抬眼皮,上下打量着蕭塵霜。
只見她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看樣子應該是附近逃荒的難民,也沒太在意,為了不多生事端便沒默許了讓她躲避追捕。
他沒有多問,蕭塵霜自然也不會多說,安心的靠着車壁,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雙腿如同灌鉛,為了活下去,總是要受些苦難的。
可就當她閉上眼那一瞬間,眼前突然浮現出一個陌生的畫面。
一幫黑衣人從天而降,那箭自百米開外射來,直直射中胸口。
她下意識躲避卻發現射中的人正是魏洛風,但心裏仍心驚不已,這是怎麼回事?
根據衣着打扮,這應該是前不久魏洛風受傷的畫面,可為何她能看見?
她瞳孔中閃過一抹驚異,猛地抬頭看了看魏洛風,他仍微閉着眼沒有說話,汗水順着臉頰滑落,看樣子他很辛苦。
忍不住說:「箭上喂毒,你應當立馬找人醫治,否則毒入骨髓很難醫治,說不定會死。」
魏洛風聞言,抬了抬眼皮:「你怎知箭上有毒,莫非你是大夫?」
蕭塵霜否認道:「我不是大夫,只是普通的百姓,此次出來本是尋找未婚夫,半道上卻被人拐帶至此,好不容易才逃出來。」
「拐帶?」
魏洛風皺了皺眉,真是世風日下,這些偏遠地帶已如此之亂?
看來回京之後必須要查懲這些地方官!
蕭塵霜沉默的點點頭。
剛才那一幕真實無比,難道重生之後,竟能看到一個人先前所遭遇的事情?
她不敢太確定,可如果真是這樣又有何用,只能看到已發生的某個片段或者某件事,並不能改變任何實質的結局。
既然無法確定的事情多想也沒用。
但現在,她實在不想和魏洛風再有任何牽扯,漠然道:「公子身受重傷,自顧不暇,我也不想連累公子,不如將我送到衙門,我自會回家。」
魏洛風默然不語,從清河鎮到豐喜縣還有一段距離,此次出來行蹤已然敗露,只怕還會招惹殺身之禍。
所以這附近的醫館他不敢逗留,可現在傷勢極重,只怕撐不到雲林寺就會血流而亡。
「幫我把箭**。」
他艱難的移動着身子,聲音有些沙啞。
蕭塵霜仍是一臉漠然:「我不是大夫。」
「你只需把箭**,我自會送你到縣城衙門,若你不願,現在就滾。」
沒出清河鎮便不算安全,這一點她很清楚,定了定心緒之後,只好湊近看了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