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開局抽獎一曲本草綱目》[廢柴開局抽獎一曲本草綱目] - 第7章 陸淳給公主講睡前故事

陸淳回頭再次確認了一遍書房內。

「陸大人!再不走來不及了!」李玄慶催促着。

陸淳只好從側門的後牆離開,雖然李玄慶提前支開了那附近的皇宮侍衛,但想從書房的位置出去,必然會暴露在殿外的小路上。

陸淳只能在牆根的樹後等待時機。

只見宇文宸走到殿外,四周看了看,問道「王福呢。」

「回皇上,王公公今夜身子不適,特意讓奴才來等着皇上。」李玄慶戰戰兢兢地回答着。

見宇文宸沉默,李玄慶又說道:「皇上,外邊兒風大,咱進屋吧。」

只要宇文宸進了殿內,陸淳才能有機會離開。

但,宇文宸卻沒有進殿,而是走向了陸淳藏身的地方,「今夜,月色甚好啊。」

「皇上,奴才給您沏了茶,正熱着呢,您先進屋歇會兒吧。」李玄慶說著,就弓着腰擋在前面,示意宇文宸調轉方向。

「朕雖許久未留宿後宮,但也沒有那般虛弱。」宇文宸繼續走向那棵樹。

李玄慶額上已經冒出細汗,他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借口了。

這時,不遠處快步走來一個奴才。「皇上!皇上留步!」

宇文宸轉過身,看見是永華宮的奴才,便問道,「怎麼了。」

奴才遞上一個綠色的香囊,精緻,春意盎然。「回皇上,這是惒妃娘娘給您繡的香囊,聽說您常忙於國事,這裏面的香料是娘娘親自調配的,可緩解疲勞,靜心凝神。」

宇文宸接過香囊,「她有心了。」

定睛一看,香囊上繡的是一幅春景圖。

宇文宸眉間微蹙,問道:「惒妃,何時開始喜歡春景了。」

在他的印象中,惒妃獨愛秋。

「娘娘說這香囊是送給皇上您的,不能按自己的喜好來,春季萬物復蘇,綠意盎然,如此生機勃勃之景,自然要綉給皇上您了。」奴才說。

宇文宸擺擺手,便拿着香囊回書房了,一邊說道:「惒妃的心意,朕領了。」

李玄慶也鬆了口氣,方才宇文宸背對着那棵樹,陸淳已經趁機溜了。心想要不是惒妃有良心派來了人,恐怕今夜就被一鍋端了。

——

映月宮

陸淳回到玉顏公主的寢宮,直接癱在了屋裡的椅子上,噸噸噸地喝了幾大口茶。

今夜是他第一次用輕功,他境界本來就低,此刻已經滿身是汗,筋疲力盡,壓根沒想到會這麼累,腿也又酸又疼。

大腦放空,根本沒發現玉顏公主在身後出現。「回來啦?」

「喔!……」

陸淳嚇得差點狗叫,手裡一抖,茶杯摔在了地上。

「…公主恕罪。」

陸淳連忙端正姿態,蹲下身要把茶杯的碎片撿起來。

玉顏直接攔下陸淳,說道:「你手上還有傷,別碰這些碎片,讓下人來收拾就好了。」

「多謝公主。」

陸淳現在滿腦子都在想,這個玉顏公主到底什麼時候醒的?發沒發現自己離開的事兒?

他終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公主,您是何時醒的?」

「嗯…」玉顏撓了撓頭,「大概半柱香。」

半柱香……陸淳彷彿聽到了腦殼裡崩潰的吶喊,伴隨着左心房的堵塞,彷彿下一刻就要心梗。

偷看皇帝小秘密,躲過了皇帝,栽在皇帝女兒身上了,這不鬧呢么。

見陸淳一臉生無可戀,玉顏噗嗤一聲笑了,看着陸淳說道:「你偷偷離開的事,我沒有告訴別人哦~」

聽此,陸淳破碎的心才黏上了一些。

「但是你得告訴我,方才去了何處。」玉顏問着,坐在床榻邊,前後晃動着雙腿。

陸淳走上前,開始快速在腦海里搜索哄女人的詞彙。

終是躬身道:「微臣有罪。今夜月色甚美,本想給公主帶一抹回來,不曾想,在美景中迷了路,兜兜轉轉,才回到了公主身旁。」

陸淳的聲音不急不緩,抑揚頓挫,柔情似水,玉顏聽着便紅了臉。

她咬咬唇,說道:「你可別覺得我好騙!月亮哪能帶得回來?」

陸淳一看玉顏信了,便更加堅定道:「若公主喜歡,不管是月亮還是太陽,微臣都能拱手奉上。」

說罷,便拿着一盞茶走到窗邊,對玉顏說道:「公主請看。」

玉顏小碎步跑到陸淳身旁,探頭看去。

只見陸淳掌心的茶杯中,剛好映着一輪窗外的彎月,晚風從兩人間經過,茶水微微蕩漾,彎月又多了一份柔態。

「好漂亮好漂亮!」

玉顏笑眼彎彎,一剎那,讓陸淳覺得天邊的彎月都黯然失色。

陸淳移開目光,將茶杯放在窗邊,「微臣向天借一輪月,只獻給公主一人,公主喜歡,微臣便是三生有幸。」

玉顏被哄得心花怒放,羞澀道:「陸淳,謝謝。」

陸淳鬆了口氣,他也是想到玉顏的寢宮叫映月宮,急中生智,才想了這麼個土方子,沒想到還挺好用。

「公主喜歡便好。只不過,今夜可否請公主替臣瞞下?此等貪圖美景之事若是傳出去,微臣可真是沒法做人了。」

「自然可以。但你也要答應本公主一件事。」

陸淳試問道:「……何事?」

「你要常來映月宮,陪我看月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