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蘇啟》[法師蘇啟] - 第5章 富二代也有煩惱

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

我該怎麼向張伯詢問何小超的爸媽在哪呢?何小超自己肯定是知道自己爸爸媽媽在哪的呀,所以我總不可能直接對着張伯來一句,我爸媽呢?

這樣張伯估計直接掉頭,將我送進醫院了。

思考了一會兒後,我硬着頭皮向張伯問道,「張伯,我爸媽他們今晚回來吃飯嗎?我就是有點……想他們了。」

張伯並沒有感到奇怪,而是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理解你的感受,只不過你爸媽都挺忙的,估計最近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了。」

「啊,這樣嗎?」我有點失落,再次問道,「爸媽他們最近是不是變忙了啊?」

「應該是的」,張伯點了點頭,「你爸一直在廣源市忙公司總部的事情,你媽也在跟進某個項目,短時間內應該都趕不回深源市。」

我點了點頭,對於得到的答案感到一絲詫異。我沒有想到小超的爸媽是長期不在家的這麼一個狀態,那這麼說,實際上那個關緊門的卧室昨晚也是沒有人的吧。

這麼大的房子竟然只住着我和張伯兩個人,倒是讓人有點意外。

那小超不會感覺無聊嗎?我心想着,每天回到家,爸媽都不在,也沒有其他小夥伴一起玩耍,張伯也是上了年紀的人,只能負責照顧自己,不可能還和自己玩到一塊。

想到這裡,我突然又沒有那麼羨慕小超了。

回想一下我的生活,我的家裡雖然比小超的家小了不知道多少,但是我的爸媽每天都在家,每天晚上我們都會一起吃飯。吃飯時,我會和他們分享一下學校發生的趣事,會和他們說哪個女生又和我表白了。我的爸媽也會跟我吐槽他們的同事,或者聊一些社會上的熱點事情,比如哪個明星又出軌了等等。我所住的小區里也有很多我的同學,我們經常一起上下學,放學後經常約着一起去小區里的籃球場打球。

這樣一想,好像小超的生活也並不是那麼完美。

回到家後,張伯就去他的房間里睡午覺了。

我再次在這大別墅里走了一遍。私人影院、遊戲房確實舒服,但是看久了、玩久了也會覺得累。這些場所一個人玩尚且還能接受,至於**室、KTV和籃球場,要是只有一個人自己玩的話,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你見過一個人自己打麻將的嗎?你見過一個人自己在KTV唱歌的嗎?你見過一個人自己打籃球的嗎?

對了,我可以叫我的朋友們來我家玩啊!

我從口袋裡掏出小超的手機,打開聊天軟件「超信」。當我看到屏幕上沒有任何一個紅點時,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周六一整個上午竟然都沒有人來找小超聊天。

這種事情從來沒有在我身上發生過。

每周六,我的手機從早到晚總是響個不停,有找我出來玩的,有問我作業答案的,有約我一起打球的,也有向我表白的。

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當我看到小超手機上一排下來都是群消息,一種孤獨感油然而生。

我撅了撅嘴,開始給我的同學們一個個發消息。

「嘿!晚上有空嗎!要不要來我家一起玩呀!」

沒過多久,我就收到了一些答覆。

「今天沒有空誒,下次吧」

「晚上有約了,改天吧哈哈」

「超公子怎麼有空邀請我了呀,不過我今天沒空,要不下次吧」

「算了吧,感覺沒什麼好玩的」

所有的回答,無一例外,全都拒絕了我。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還發了一條消息給蘇啟,而蘇啟也委婉地拒絕了我。

「迪加,你在嗎!」我開始呼喚迪加了。

「啥事啊,小超?」迪加直接懶得出來了,在我身體內極其欠揍地問道。

「我想問一下,現在的蘇啟,也就是小超和我互換之後,小超是並不知道他自己是蘇啟是吧?」

「對呢,也就是說,和你對換之後,小超自動成為了蘇啟,也就是成為了你,他是以你的意志和思考在這一天活動的。所以,剛剛,是蘇啟拒絕了你。」

我擦,我自己拒絕了我自己?

雖然我知道蘇啟實際上拒絕的是小超,但是這種方式還是讓我非常得難受。

十幾位同學全部拒絕了我,還有一些甚至根本沒有回復。

如果說一個人沒有空我還能相信,那你跟我說所有同學當天晚上都沒空?我是不信的哈,至少我知道,蘇啟今晚肯定是有空的。

我開始替我自己難過,或者說,替小超難過。

我回到小超的房間,準備找本書來打發打發時間。

翻着翻着,我找到了一個帶有摺痕的本子。本子是黑色的,右下角處有着三個字:何小超。

沒想到何小超也和我一樣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