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仙山遇狐》[梵仙山遇狐] - 第6章 妙齡女子

「自己的女兒死了,難道就眼睜睜的看着她走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寧願不再修行。」

「不得胡說」,難為胡修緣一本正經的訓斥幸兒,把幸兒嚇了一跳。撅着嘴巴跟着他又重新走回房間。

夫人和丫鬟婆子已經都聚在了房間里,小姐的也恢復了人形,虛弱的躺在床上,看到他們兩個人回來了,小姐掙扎着起來:「仙師,這內丹真的不是我搶來的,是小蛇妹妹非要給我的。上月我去廟中拜祭,因為她無法進入廟中,便說借我內丹,讓我肉身可以得到片刻的維持,我想只需一炷香的時間便能出來的,便也沒有推辭,哪知道我出來之後,小蛇妖不知道在山腳遇到了何人,她高興的告訴我她聽仙友同她說,她的內丹可以讓我肉身不毀,他們母女尋覓了這麼長時間,沒有想到方法就在自己身上。於是她便不肯取回內丹,還說仙友告訴她,前世我與她本是神仙眷侶,她本位男子,為了強行給我續命墮入畜生道,而我幾經輪迴竟又與其相遇,她感念相遇之恩,此世又心生執念,強行為我續命,為了讓我心安理得的擁有內丹,又怕母親回來不允許她為我續命,便自己,找來仙友,毀了自己的的肉身。」她本就虛弱,又說了這麼多的話,說完竟又暈了過去。

幸兒默默的走過去,用自己的清新之氣將其圍繞,等了好久她才又蘇醒了過來。

醒了之後悠悠的說道:「我兩世受其恩惠,想必本就是命短之人,她待我如此真心,我又豈能獨活於這人世,我本想蛇妖母親恨我入骨,如果她既然想讓我死,那我死在她的手中也算對她們母女的未接,沒有想到又遇到你們兩位仙師。我看兩位仙師是真的有本事的人,能不能幫我把體內的內丹去取,我想隨她去了,聽她母親說她已神形俱毀,不能再進入輪迴,我願墮入畜生道,為她贖罪,如果她尚有一絲氣息在這世間,希望她有一天還可以化作實體,與我再續前緣。」

「我們道行尚淺,且輪迴之事自有定數,我等都無法干預。」

看着小姐失望的低下頭,幸兒看看胡修緣,沒有想到這裏面竟然有這麼多的故事,這世間的因果,真是無法看透啊。

兩個人完成了主家的委託,便準備打道回府,夫人取了紋銀百兩贈與二人,胡修緣也沒有客氣便收下了,只是這個事情讓兩個人都不開心,不過事已至此,也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夫人聽說兩人在大梵山修行,便許諾,每月初一十五都會去山上拜祭,並且一定會為兩人做宣傳,帶更多的人去。

兩個人默默走在山路上,誰也沒有說話,懲惡揚善本來是一件快意之事,可是在這個事情中誰又是惡人呢,人妖殊途,下次再次遇到這種事情難道還是只懲罰妖怪嘛,難道修行之人就能不顧人倫之情?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嘆了一口氣,胡修緣提議,不如去找土地聊一聊,解決一下心中的疑問。於是兩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