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仙山遇狐》[梵仙山遇狐] - 第4章 信徒娘子

在確定那伙人已經走遠了之後,紅衣女子才坐下來,原來女子本是要嫁到京城,夫君為新科榜眼,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父母早就約定待對方高中之時便是兩人的成婚之日,因為夫君高中榜眼,已入翰林苑任職,更是封了府邸,所以自己便從蘇州嫁到京城,沒有想到路過此地,遇到了強盜,請的幾個護衛還有媒婆丫鬟都已經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夥人一直追着自己說是要帶到山上做壓寨夫人。

胡修緣眨巴眨巴眼睛,覺得女子說的話漏洞百出,先不說這大梵山根本沒有山寨的存在,就算是山寨上的人也不會拿着一堆農具做武器吧,你看看那大鐵鍬,那大叉子,那大木頭棍子,一看就不是專業搶劫的,請的護衛連幾個種地的村民都打不過?再說都說要押到山上做壓寨夫人,這人還往山上跑,怎麼著?送貨上門?真是太可疑了。

幸兒可沒有想這麼多,給女子倒了一碗山泉水,邊遞過去便說:「大姐姐莫怕,我師兄能掐會算,還會法術,一定會把你送到你夫君身邊的。」

「咳咳,姑娘為何沒走管道,反而走這偏遠的小路?」

「我,我不識路,領路的是夫君家的管家,當時我也有所疑惑,但是管家說他跟隨夫君從蘇州到京城又從京城到蘇州,必要經過這條小路。」

「那護衛也是你的夫君請的?」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除了貼身丫鬟,其他的人都是我夫君家的人。」

「奧,那定然是你夫君已移情別戀,又怕被人說是忘恩負義,所以只能在路上把你解決了,這樣才能後顧之憂。」

「不會的,我夫君不是那樣的人,」女子瞬間淚流滿面:「我們兩家交好,雙方父母指腹為婚,幼時互為玩伴,長大後更是情投意合,每日都有書信往來,互訴相思之苦,趕考之前,夫君甚至夜夜在我家樓下吹簫,並承諾定不會負我。」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說不定到京城看到高門貴女,既貌美如花,又對仕途有益,便急於除掉你這個絆腳石。」

「不會的,不會的……」,此時女子已經眼神空洞,面色蒼白,似乎也感覺胡修緣說的頗有道理。

就在此時,胡修緣感覺有人在拉自己的腳,於是便轉身查看,只見一隻手從地里伸出來,一直拽着他的腳,直到把他拽到僻靜處,土地才現身:「你莫要信口胡謅,你在助人不是殺人,你這樣說豈不是讓這女子失去活下去的意志,且剛才我與京城的土地已經千里傳音,金科榜眼對此事毫無知曉,在京城翹首以盼,等待新娘,可見這事並非是新郎所為。」

「那你就沒跟別的土地千里傳音,看看到底是誰幹的?」

「我都幹了還要你還幹啥?到底是你要修仙還是我要修仙,我只能輔助你們兩個,給你們一點提示。你現在去查查那個管家有沒有問題。那個管家現在就住在城中的悅來客棧。」說完又鑽進地里走了。

胡修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