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出牌你就是我的葯》[反套路出牌你就是我的葯] - 第2章 說,下手之人是誰?(2)

不甘心違背身後真正的主子的命令,剛要繼續說些什麼,就被阮今朝瞬間冷冽的目光阻止。
「閉嘴吧賤婢!
你誣陷大少爺在前,冒犯沈二姑娘在後,以下犯上,口出狂言,辱罵侯府!
來人,拖出去打死!
以還大少爺與沈二姑娘的清白!」
話音落下,就有魁梧侍衛走進來,不由分說地狠狠一巴掌扇到秀兒的臉上,將她打得跌坐地上。
秀兒不可思議的捂着臉,心口慌亂,害怕極了,撐着身子節節後退,搬出了自個兒的底牌靠山。
「夫人,您不能殺我,我可是大太太送給您的管事丫鬟,我若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大太太肯定會怪罪您的!」
回應她的,是阮今朝如同看螻蟻一般的冰冷眼神。
「大太太怪罪我?
怪罪我什麼?
怪罪我處置了一個毫無證據就誣陷主子的賤婢?」
她冷哼一聲,又道:「你敢做出這等事,就不用想着活命了。」
阮今朝嘲諷的笑起來,「都杵着做什麼?
拖出去,就地正法!」
秀兒渾身發抖,拚命掙扎,驚叫起來:「是大太太!
是大太太吩咐奴婢這麼做的,奴婢也是聽令行事啊!」
果不其然,這場捉姦的戲碼是大太太王氏設的局,目的就是借她的手處置賀瑾,好給她親生兒子鋪路。
阮今朝注意到賀瑾的眼神逐漸變得複雜,就準備再加一把火,讓他徹底看清這位繼母的惡毒心腸!
「你的意思是,大少爺和沈二姑娘會在此處偶遇,都是大太太的安排?
也是大太太吩咐你引我來此,再想辦法激怒我,最好讓我能提刀捅死大少爺?」
秀兒眸子閃爍,不敢答話。
阮今朝絲毫不給她如何思考圓謊的空隙與機會,「拖出去,就地正法!」
秀兒嚇得肩頭顫顫,對上阮今朝駭人的眸光,頓時一個激靈,脫口而出了一句:「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