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出牌你就是我的葯》[反套路出牌你就是我的葯] - 第2章 說,下手之人是誰?

「奴婢、奴婢是今早瞧見大少爺正鬼鬼祟祟的收拾行李,猜到大少爺今日肯定是想要私奔,所以才好心拉您過來阻止的。」
阮今朝靜靜矗立,輕輕的轉着手腕上的銀鐲子。
「你不是我的貼身婢女嗎?
為何眼睛成天長在大少爺身上呢?
罷了罷了,暫且不提這個。
只是,你說私奔就私奔,總要拿出證據才行不是?」
秀兒聞言,立刻就走到雅間的一個位置翻找起來。
阮今朝的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
前世,秀兒背後的那個人,的確用這招坐實了賀瑾沈杳私奔的事實,幸好今生,她早有準備。
就在秀兒忙着「捉姦」的時候,她已經命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行李給偷走了,為了以防萬一,還將窗戶給弄壞了。
所以,這行李今日是找不出來了。
她挺直脖頸,傲然於人群,「秀兒,你來到我身邊,我自問待你不薄,但你怎麼就誠心不讓我好過呢?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你卻千方百計的想把事情鬧大,我倒不知,你安得什麼心?」
圍觀的人聽到這話,紛紛議論起來。
「賀家大少夫人說得對啊,這丫頭一上來就踹門,直接給賀大少爺扣上私奔的帽子,如今卻連證據都找不出來,細細想來詭異的很吶!」
「你還看不出來?
這小丫鬟分明就是在挑撥離間!
賀家大少夫人可是阮元帥的獨女,一怒之下打殺了賀大少爺都有可能。」
「誰說不是呢?
這賀大少爺是賀次輔原配嫡妻留下的嫡長子,可不是如今賀家太太的親生兒子。」
阮今朝餘光發現,賀瑾的眼神開始動搖,終於有了明顯的變化。
不枉費她特意安插了自己人,躲在圍觀者里攪亂了這趟渾水。
有些真相,從她嘴裏說出來,賀瑾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因此只能藉著其他的人嘴說出來。
秀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