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道逆仙》[伐道逆仙] - 第10章 入微碾葯

葯台前有,碾子,方木罐子,葯勺,天秤,小爐鼎。煉藥是一門很深的學問,之前陳落也只是幫爺爺遞下工具,現在爺爺是打算開始讓我學習煉藥。

「煉藥是將不同的藥草,不同的藥性煉化到一起,最終形成丹藥、葯散,再其次就是追求丹藥的品質藥性,剛入門的煉藥師還做不到用靈力煉藥還只能停留在人力為主,像達到一定境界就是靈力煉藥」

爺爺陳銀說完,見他釋放靈力將三種很普通草藥包裹在空中,接着內部溫度逐漸沸騰冒出微小的青煙,三種藥草在爺爺的操控下由慢到快的相互旋轉,在陳落肉眼可見下變成了三小滴指甲蓋的透明液體。

「這就是這三種草藥煉化後最純粹的精華?」

爺爺不語接着三滴透明液體就飛入葯台前那巴掌大的古樸小爐子里。靈力覆蓋如火一般在燃燒沸騰,在爺爺的極致掌控下約數分鐘後就將此丹藥煉成,小爐鼎的蓋子自動打開,一粒很小的丹藥飄出,一股沁人心脾的葯香味散發。

「剛才前面的步驟都是最簡單的,往往在進入爐鼎才是煉藥的關鍵所在,控火候和控葯都是決定丹藥的成功與品質的因素。」

「開始吧,乖乖去碾葯,別看碾葯簡單,碾葯要碾的好那才叫本事!」

陳落拿起葯台上的碾子,碾子不大,摸起來有一種磨擦感。面子中間的凹槽不寬但挺有深度,陳落將爺爺給自己準備的藥草放進槽內,開始用碾子碾壓它,但陳落很快就發現了問題,碾子壓過去藥材毫髮無傷!

陳落就知道不簡單,體內氣血之力滾動,陳落呼出一口濁氣,青筋爆出,就在陳落準備碾葯時卻被爺爺給制止了。

「我讓你碾葯卻沒讓你搞破壞!」爺爺陳銀摸索了兩下手中的棍子,陳落一下子就明白了。可是不這樣又該怎麼碾葯呢?就在苦思冥想之間,一股強大靈壓席捲而來,這股靈壓讓坐着的陳落不禁肩膀下垂彎腰,用自己的那點毅力才沒有直接趴倒到地上。

「爺爺您幹嘛啊!」陳落只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在受到強大的壓迫力,心悸感很強,這樣陳落不得已加快運轉氣血之力這才勉強直起一點腰來。

爺爺只是笑了笑,擺明了告訴陳落怎麼辦你自己悟,悟不出來活該自己受罪。陳落當然不甘心,不服氣!用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兩隻手放到葯碾子上。

光是放在葯碾子上陳落就已經到了極限現在更別提碾葯了,陳落欲哭無淚,攤上這麼個魔鬼爺爺。當氣血之力運轉慢了,靈壓驟然增強,使得陳落都快喘不過氣起來,面色紅潤這是大腦有些缺氧,要是再來激烈點陳落怕是直接當場暈過去。

外人若看來只會覺得這場面一度尷尬,察覺不到將陳落壓的死死的靈壓,只會看到陳落兩隻手放在葯碾子上,頭似無力般倒在桌子上,彎腰捶背,像極了父母強行讓孩子干農活那種要死不活生無可戀的樣子。

陳落手指頭動了兩下偶然發現,葯碾子也並沒有受到這股靈壓,又看到那小爐鼎,之前殘留的細絲青煙依然垂直飄上,原來這驚人靈壓只覆蓋了陳落一人身上,陳落恍然間好像發現明白了什麼。

體內的氣血之力奔騰不息延綿不絕,在陳落的牽引下這股能量開始彙集,但這樣時間一久一些能量不自主的消散,一邊彙集一邊消散彼漲彼消。這可把陳落難住了,怎樣控制自身力量做到爺爺這樣細緻入微。

靈壓驟然減小然後又增大,時大時小,陳落差點以為爺爺在戲耍自己,但仔細發現在壓力變化的時候,同時氣血轉動,體表毛孔也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