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道逆仙》[伐道逆仙] - 第1章 吹牛皮的陳落

刺眼的陽光灑落,像是天使散發的光輝溫暖神聖而又不可直視。枝葉扶疏下的幾個孩童擠在一起嬉戲玩鬧。

「我陳落!將來是個仙人,什麼妖魔鬼怪,牛鬼蛇神。我揮手即滅,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幾個孩童之中有一身着樸素,手拿一把蒲扇的小孩,一邊說著一邊指指點點振振有詞,言語之間情緒高低起伏,還頗有江湖說書人的幾分味道,這喜歡吹牛皮說大話的孩童便是陳落。

「你可算了吧陳落!就你那破膽量還仙人?前天你還慫恿我們一起去偷李嬸嬸家的雞,結果雞沒偷着你自己跑的倒是挺快,還讓我們幾個被李嬸拿着雞毛撣子追了二里地,最後還是被逮到挨了一頓揍。」比陳落高一頭的孩童對着陳落嘲諷道。

陳落尷尬的撓頭笑了笑說:「那是個意外,意外!主要是人有三急,就像老話說的,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

其他幾個玩伴孩童也是一陣無語,沒辦法誰讓他陳落就是這尿性,像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兩次,已經見怪不怪了。

幾人正興緻正高時,不遠處走來兩人,一人身着鮮艷華麗一人繕制粗衣。這是一對主僕,陳落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來了。

身着華麗,手拿一把摺扇,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有一絲俊俏,一手背負,僕人站在身後不快不慢的向著陳落他們走來。

「哎呀呀,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赫赫威名的方丈大人~」陳落先一步下手搶先說道。

陳落說的方丈自然是身着鮮艷華麗的少年,說到他的名字除陳落周圍傳出一陣笑聲,方是本姓丈這個字原意是以身之能丈量神州,雖然本意是好但在同齡人中卻變了個意思。

方丈等同於「方丈」

方丈也可以算的上鎮子上的富二代,十年前方家便從外地搬遷至南陽鎮,沒有人知道他們從哪裡來,府里上上下下就有十幾個僕人,甚至鎮子上唯一的一個教書的先生都是來自於方府,南陽鎮第一豪紳實至名歸。

聽到陳落上來就是一句「方丈」,方丈眼裡瞬時間閃過一絲怒意,那感覺就像想把陳落大卸八塊都解不了這心頭之氣。

方丈輕吸一口氣,甩開手中的摺扇並有條不紊的煽動,柔和的微風吹過發梢,下巴微微抬起,似一副讀盡天下書,嘗遍天下苦,久居深山不問世事的隱士高人。

「就你這隻會整天做些偷雞摸狗吹牛皮的事,認識幾個大字讀過幾本市井小說就妄自稱作仙人?」

「瞧你這一副寒酸樣,仙人豈是你能褻瀆的?仙人上天入地遠離紅塵飄飄然獨立於天地間,你又有什麼資格!」方丈侃侃而談沉浸於自我想像之中而無法自拔。

「好好好……方少爺您說的對,像我們這種凡夫俗子怎麼能異想天開呢?」陳落打斷方丈,雙手合十笑說。

方丈剛開始一陣愕然,以往陳落早和他打罵起來了,可今天居然順從迎合我說的話。還以為陳落改了性,但再定眼一看陳落雙手合十便明白了其中內涵。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方丈氣的跺了下腳,全然沒有了之前翩翩少公子的風度,並對身後僕人示意要給陳落他們點教訓。

這僕人也不說話,默不作聲的要遵從他家小主人的命令,陳落他們也不是傻子會獃獃的等着被教訓,隨即幾人就分散四處逃竄。

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陳落他們幾人就不自量力的以為可以以多欺少,結果就被方丈的僕人打的鼻青臉腫,後來陳落他們就學聰明了直接跑,還不能跑一塊,不然還是落得一次鼻青臉腫,但分散跑至少是幾分之一的概率。

陳落臨跑的時候還不忘在大樹根下抓一把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扔向方丈,方丈雖躲過了大半,但讓碎小的細沙迷了眼。

「陳落!!!….」

另一邊,陳落撒開步子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