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24區》[惡魔24區] - 第5章 和警察作對沒有好下場

叮,七樓到達。

「快點,情況有點不對勁,他們好像已經打完了」,路文晨一路疾跑着衝進屋子,

這間原本屬於他和妹妹的房子一片狼藉,茶具和天花板上的吊燈在地板上摔得粉碎,離開時鮮血的水果髒兮兮的滾落在沙發角落。

「爸,媽,安娜!」路文晨跨過被撕碎的厚重房門,很難想像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可以將房門毀壞到這個程度。

「不用謹慎啦,他已經離開現場了」,怪物提示着說道。

偌大的客廳里一個人沒有,貫通客廳的廚房也是空無一人,路文晨焦急的穿過卧室,書房以及廁所,父母和妹妹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連屍體都沒有留下蹤跡。

「難不成是惡魔把他們帶走了?」路文晨自言自語道,他其實是在問體內的怪物。

「我也不知道,死人是沒有思想的」。怪物語氣中透出一身的垂頭喪氣。

路文晨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別自責,這不怪你,照你這麼說,他們要麼已經死亡,要麼被活捉帶走了」,他邊打開卧室里的衣櫃門邊問道。

「沒錯,我覺得他會把屍體藏匿起來,處理屍體帶走而不被旁人發現是件很麻煩的事情」,怪物若有所思的說。

路文晨跟隨着腳下的兩行拖拽血跡追尋過去,血跡來到卧室床邊終止,他屏息凝神,一把掀開雜亂床被下的木板。

「天啊,這個喪盡天良的傢伙!」路文晨低聲咆哮道,

床板下儲藏物品的裏面擺放在二具成年人的屍體,雖然面貌被濃污的血跡染的不成樣子,但路文晨還是一眼就辨別出他們的身份,那是他的父親路元龍和母親龍錦。

路文晨身子彷彿被抽空了一般,往後踉蹌着癱倒在地,他背靠着身後雪白的牆壁,發出無力而悔恨的嘆息。

在整間血跡淋漓的房子里,這是為數不多的沒被污染的地方。

「別傷心啦,我們會報仇的」,怪物低聲安慰道。

路文晨攥緊拳頭,猛地錘向身後的牆壁,雪白的牆身砸下一個大大的拳印,「我一定要挖出兇手,然後親手撕碎他」。

他忽然記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安娜,安娜去哪裡了」,路文晨瘋狂的跑向床邊,再次掀開床板,「糟了,安娜沒在這」。

「她被帶走了」,怪物斬釘截鐵的說道。

見路文晨一臉的茫然,怪物繼續補充道:「憑我對提普的了解,你父母的死亡對他意義不大,很有可能他們襲擊的目的就是帶走你妹妹」。

「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都怪我,我明明當時可以帶走她的,卻…..還是把她弄丟了」,路文晨雙手用力的抓繞着頭髮,懊惱的說道。

屋外傳來一陣陣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清晰,路文晨不由得警惕起來。

四名身穿白色作戰服的男人走了進來,上面綉着白色的鴿子,怪物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他們是白鴿的人,是來搜查蛛絲馬跡,追捕惡魔的調查官」。

路文晨從角落裡走出來,幾名調查官顯然嚇了一跳,「沒想到還有倖存者,那事情就簡單多了」,其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