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醫王妃》[毒醫王妃] - 第1章:第一章 燈會風波

  淮南素有中州咽喉,江南屏障的美稱,人傑地靈,富甲天下。

  梁城乃是淮南郡下屬的縣城,倚山傍水,環境優美,左有萬木蔥蘢綿延百里的山峰,右有清澈如畫的湘江湖釁,冬日可上山狩獵,夏日可游湖聽曲,真是說不出的逸意。

  所以淮南人有此一說,寧做淮南魂,不做別處人。

   今日乃是上花燈節,天未黑,大街上各家商鋪門外掛起了各式各樣的燈籠,金魚燈,兔子燈,蓮花燈,天女散花燈,一目望去,滿目光彩琉璃,燈籠水天相接,宛若長龍一般,街道一處的廣場上,舞起了長龍,跳起了秧歌舞,說不出的熱鬧。

  通的一聲巨響,滿天絢麗的煙花,更是給今日的花燈節增添了喜慶的氣氛,滿天耀眼的光芒墜落如流星一般。

  大街小巷處處都是走出家門的青年男女,穿行在熱鬧的街市之中,男子精心呵護,女子手提玲瓏蓮花燈,空氣中瀰漫著嬌聲笑語,不遠處的街道上有小販在賣各種特色小吃,時高時時低的喲喝聲引來路人的駐足。遠遠的還有猜燈謎的活動,雜耍的獅子舞動出道道火焰,吸引得小孩子聲聲尖叫。

  街道一處,走出三個人來,為首的是一名十多歲的女子,雖然沒有傾城之資的容貌,確有一雙璀璨奪目,如子夜寒星般深邃的眼眸,亮的耀眼。

  上身穿鵝黃纏枝寒梅的薄錦襖,下着一件玫瑰紅的綾錦裙,腰間垂着一個綉着梅花的荷包,整個人看上去很細緻。

  她身後的兩個小丫頭倒是生得容顏俏麗,一個高子略高一些,眉眼開朗活潑,身上的衣服也是明亮的粉色,使得整個人看上去活潑可愛,另外一個卻是內斂沉穩的,身着一件青色的綉蓮褙子,下着馬面裙,舉步沉穩,緊隨着前面的女子身後,

  「小姐,今晚這麼熱鬧,你說會不會有俊俏的公子來逛這花燈節啊?」女子身後,一名活潑開朗的小丫頭笑嘻嘻的問。

  女子伸手朝她頭上彈了一下,忍不住調侃她說「呦,冰璇,你這麼著急找美男,難不成你是思春了?」。

  冰璇小臉一紅,「哪有?小姐,奴婢不過是想,若是小姐你露出了真容,就會迷倒這些俊俏的公子,小姐就會尋得一位佳婿」

  「冰璇啊,你家小姐我呢,是出來觀看花燈的,不是出來找男人的,所以啊,你就省了這份心」

  女子說完,那小丫頭立馬就不說話了,環顧四周,看着有幾個女子仗着有幾分姿色,就抬頭挺胸,傲慢無比的像只花孔雀,就覺得不爽,若是她家小姐不戴人皮面具,只怕這天下間的男子都會被小姐的容貌所迷住了,只可惜,小姐一直說自己才十六歲,還小呢,不着急給自己選夫婿。

  「小姐,那裡有猜燈謎的,我們可是要過去?」另一名性格比較沉穩的女孩說。

  「也好,今年的花燈節比往年的要熱鬧許多,若是能贏得幾盞燈籠回去,也算沒白跑一趟」女子笑着點點頭說。

  女子從容的行走在街道上,閑庭信步,好像自家的後花園一樣,氣質皎皎,優雅尊貴,後面的兩個丫鬟很快跟上自家小姐的腳步。

  穆青妍,穆王府的嫡女,五年前被家中的庶母算計,害她出醜,名聲掃地,一怒之下,便把她趕到這淮南的梁城來了。

  其實,真正的穆青妍已經被五年前那場精心安排的刺殺給殺死了,不但如此,殺了她後,還把她拋進了河裡,而她,是來自異世的一縷幽魂,若不是有人救了她,估計重生後的她也成了鬼。

  她是現代殺手界的金牌殺手,在一次執行任務中出了事故,飛機被人動了手腳,爆炸落海,和她同時落海的還有一人,是她的最佳搭檔,也是從小到大像大哥哥一樣照顧她的人,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和自己一樣,也來到了這裡,她找了這麼多年也沒找到他。

  五年時間,她習慣了這裡的生活,也憑藉著自己的實力,組建了自己的勢力,她不想自己如前身那樣,被人欺負,算計,最後甚至丟掉了姓命。

  穆青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直到一個黑色的身影衝撞過來,才回過神來,手腕被人緊緊抓住,身後的兩個丫頭已不知所蹤,高大的身影籠罩着她整個人,三兩步便把她給拽到了街道邊的牆邊,整個人抵制着她,讓她動彈不得。

  穆青妍一愣,起耳邊響起一道低沉沙啞的嗓音,雖說沙啞,確有說不出的誘惑,光是一個聲音便讓人忍不住的心動。

  「姑娘,幫個忙」

  男子說完,一隻手摟上了她的腰身,一隻手扣住了她的頭,俯身吻上了穆青妍的唇,他的唇一片沁涼,帶着淡淡的蓮香之味,還有一絲絲**,從穆青妍的唇上傳到四肢百駭,這一刻她不能反應不能呼吸,只能眨着一雙靈動的眸子望着頭頂上方的男人,黑而長的眉,好似潑墨染成,深邃神秘的眸子,蓄了一池深不可測的湖水,那瀲瀲的輕輝,好似明珠散發出的光彩,白晰的肌膚就像上等的絲綢一般,整個人就像巧奪天工濃墨重彩的山水畫。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想必就是如此。

  「小姐,你在哪裡啊?」

  「小姐」

  冰璇和顏冰擠在人群里,尋找着穆青妍的身影,聲音中夾雜着內力,傳出了很遠,瞬間使得穆青妍回過神來,只是摟着她的男子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這讓她不由得惱怒,即使長相再俊美的男子,可他此時的行為卻讓她十分不喜,準備抬手一掌給他轟飛,讓他知道輕薄她的下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