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的徒弟都是大佬》[都市: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 第5章

「你特么誰啊?」唐牛直接變臉,一臉不善的看着沈言。

關鍵時候被人壞了好事,讓唐牛心情差到了極點。

要不是盧思懿還在場,自己恨不得立刻抽沈言兩個大嘴巴子。

「我生病了,想來看個病。」沈言滿臉無辜的開口。

「今天關門了,明天再來吧。」唐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催促沈言離開。

反而是盧思懿,一臉驚訝的看着沈言,一時間連哭都忘了。

這個男人的臉,自己好像見過!

「那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沈言指了指盧思懿的手。

後者的手還被強行按在唐牛的胸口上。

盧思懿反應過來,立刻把手收了回來。

「我在給他看病。」盧思懿滿臉尷尬的解釋,也不好意思說非禮的事情。

「那我也想看病。」沈言表示理解,開口道。

唐牛臉色鐵青。

這小子也太沒有眼力見了,不知道自己是誰么?

「你沒聽我說話么?現在已經停業了。」唐牛眼神慢慢變冷。

盧思懿沒有理會唐牛,反而十分客氣的對沈言開口道:「把手伸出來,我幫你把把脈。」

「把什麼脈?我看你是來搗亂的吧!」見到沈言準備伸手,唐牛氣急敗壞的打斷二人,自己一個大活人站在這裡,居然同時被兩個人一起無視。

這種事情,已經多久沒有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了?

「我是來看病的。」沈言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信不信我先打斷你兩條腿,再讓你去醫院看病?」唐牛神色陰冷,壓低聲音道。

對付一個衣着樸素的年輕人,唐牛有絕對的自信說出這番話。

更何況,沈言看上去就弱不禁風,即便自己今天沒有帶人出來,也能輕鬆搞定面前這個弱雞一般的廢物。

盧思懿皺了皺眉頭,看着沈言的臉心裏咯噔一跳。

沈言不說話,淡淡的伸出手臂示意盧思懿為自己把脈。

「聽不懂我說話是不是?」唐牛粗暴的一掌拍在沈言的手臂上,被後者雲淡風輕的躲了過去。

「還敢躲?」唐牛眼睛一瞪,顯然是被激怒了。

自己向來說一不二,今天被一個愣頭青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

換成任何一個稍有地位的人也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螻蟻一般的存在,居然三番五次讓自己吃癟。

「你要打我,我能不躲嗎?」沈言滿臉無辜,語氣里卻沒有一點害怕。

反而像是在挑釁。

只有盧思懿神色緊張。

她認出來面前這個年輕人,自己曾在師傅常看的那幅畫里見過。

畫中仙把那幅畫看得非常重要,而畫像中的的男人,可不就是沈言么?!

盧思懿甚至有預感,這個年輕人就是師父的心上人。

他萬一出了什麼問題,自己怎麼向畫中仙交代?

「這位先生,要不然您還是明天再來。」

「我們確實已經過了看病的時間了。」

盧思懿咬咬牙,決定一個人扛下這一切。

自己和唐牛起碼還有周旋的餘地。

但如果是師傅的心上人招惹了唐牛,後者很有可能真的把他變成殘廢。

唐牛的做事狠辣,是盧思懿早就有所耳聞的事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