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王之我比系統強》[都市神王之我比系統強] - 第1章 系統

時值2月,冬日裏的晚霞由西邊向整個世界蔓延,寂靜的紅色像是一層油畫的塗料,把所有行人身上都換了一種顏色。

來往過客都是笑容滿面的。

今天大年初三,正是逛廟會的好時候,洛城這個小城市,光是舉辦廟會的地方就有六七處之多。

「呂樹,我要吃糖葫蘆,夾核桃的那種,」一個小姑娘拉了拉身前那個少年的衣袖,小手已經指向路邊的糖葫蘆車,透過玻璃窗還能看到裏面的糖葫蘆晶瑩剔透。

小姑娘很小,大概也只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着白色乾淨的羽絨服一塵不染。

名叫呂樹的十七歲少年蛋疼的看向賣糖葫蘆的車子,然後咽了一口口水對小姑娘說道:「呂小魚!咱們給你買羽絨服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的,想要買這件羽絨服,以後就得省吃儉用,不然我下學期上高三的學費都不夠了!」

「呂樹你變了!」呂小魚平靜說道。

呂樹臉當時就黑了:「你這是跟誰學的,少看點愛情肥皂劇行不行?!」

然後他又盤算了一下,還是嘆了口氣走向賣糖葫蘆的老闆:「老闆,夾核桃的這種多少錢?」

「5塊,給妹妹買一串吧,」老闆笑呵呵的說道,他早就看出來這一大一小到底是誰想吃糖葫蘆了。

5塊……真特么貴,呂樹從兜里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10塊錢遞給老闆,然後老闆找了5塊錢給他。

糖葫蘆這就算是到手了,一串糖葫蘆有7顆夾着核桃的果子,呂樹遞給呂小魚的時候,呂小魚說道:「我吃5顆,給你留2顆!」

呂樹樂了,摸了摸呂小魚的腦袋:「留一顆就行。」

小姑娘這個年紀,個子也才長到呂樹的齊腰處,呂樹一伸手剛好能摸到她的腦袋。

「好,」呂小魚也不客氣,白凈的臉,紅色的嘴唇,讓呂小魚在冬天裏像是一個瓷娃娃。

這個時候旁邊走過去幾個年輕人,還在興高采烈的討論着新奇的事情:「你們看到昨天網上的那個新聞沒,說是一個老頭臨死前魂魄竟然能被人看到,結果這個新聞又是被秒刪了。」

呂樹眼巴巴的看着呂小魚吭哧吭哧的吃着糖葫蘆,一邊心裏嘀咕着,最近關於這種靈異事件的新聞真是越來越多了,前陣子還有小孩手裡冒藍光、大漢徒手舉起2000斤重物的新聞。

也不知道是假新聞還是怎麼的,這些人隨着新聞被刪除,也都銷聲匿跡了。

還有一些視頻,比如某人走到哪裡,哪裡的路燈就會忽明忽暗,看起來還怪唬人的。

還有一個是大媽忽然就憑空消失了的視頻。

還有一個是旁觀者的角度拍攝視頻,說在道觀看到有人在山頂吞吐雲霧。

比較一致的是,這些視頻最終都消失了。

呂樹看了看天色,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卻不知道是什麼。

世上真的有那麼神奇的東西嗎?可總不至於自己活了17年,這些東西才慢慢出現吧?什麼情況?

總感覺生活好像要跑偏啊!

「走吧,看雜技去,」呂樹從兜里掏出來門票看了一眼:「還有20分鐘,說是今年廟會專門請來的雜技團呢,有火焰表演。」

這個時候呂小魚已經吃完了6顆糖葫蘆,心滿意足的把糖葫蘆的簽子以及簽子上剩下的那顆糖葫蘆遞給呂樹:「好吃!」

「吃貨,」呂樹嘀咕道。

……

今年的雜技確實別出心裁,看起來還有點魔術的味道。廟會的主辦方搭起了巨大的舞台,下面人山人海的,呂樹這才感覺有了點年味。

這雜技一開始沒啥意思,就是頂大缸、耍飛刀之類的把戲。

然而到了最後一個壓軸的節目就有點不一樣了,就一個年輕小夥子上台表演,一開場全身上下就忽然燃起了火焰。

呂樹當時就驚了,我的天,這樣表演真的沒問題嗎?不會死嗎?

「呂樹呂樹,讓我騎你脖子上看,」呂小魚喊道。

呂樹無奈:「我舉不動你啊。」

呂樹看起來有點瘦削,臉色有點不正常的蒼白,這不是剛剛得了病,而是身體從小就虛,他也偷偷買過六味地黃丸吃了一陣子,結果好不容易下決心忍痛買的地黃丸,吃完也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效果。

還是很虛……

起碼這樣也算證明自己虛不是因為腎了,也算是一種安慰吧……呂樹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呂樹帶着呂小魚往前擠,站的近了也就可以看清楚了。

也就在這時,台上的表演者火焰剎那間消無,竟像是收發隨心一般。

所以呂樹才覺得今年的廟會票價一張20塊錢絕對是值得了,又看雜技又看魔術啊!

台上的人一會兒身上帶着火焰,一會兒不帶,那火焰紅色中還夾雜着一絲藍色,非常絢爛。

在收尾時,那人手中的火焰忽然脫手而出,猶如彗星拖尾般向觀眾砸來,卻在快要到達觀眾面前的時候再次消弭於無形。

所有觀眾鼓掌叫好,表演者鞠了個躬就下台了。

只有一個人是沉默的,那絢爛的火焰剛剛距離呂樹其實是最近的,當那火球靠近的時候,呂樹忽然感覺自己心臟里有一陣悸動,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