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囤億萬物資,攜空間穿古代農家] - 第10章 侯府現狀

顧雲驍17歲考中狀元,卻未入朝為官,而是投身軍營做了小兵

其實從軍也算是繼承祖志,威遠侯府起家時就是跟着南夏的開國皇帝打下來的,祖輩都是武將,也就是近三四代才棄武從文,做了文臣

其實這個決定還是讓威遠侯很高興的,他們威遠侯府現在是越來越敗落了,現在的侯府也就是靠着祖上庇蔭了

四代未出過武將,曾經屬於威遠侯的兵權也早就交了上去,威遠侯府在京中的地位還是很尷尬的,雖是勛貴,但無實權,府里小輩也就是在朝中做個不大不小的官,在朝中也沒什麼話語權

對顧元深來說,要是嫡子走從軍的路,那麼他們威遠侯府的榮耀也是可能回來的,那他們侯府的地位也會往上升一升

顧元深沒怎麼糾結就同意了顧雲驍的決定,在顧雲驍高中的這天也是他正式被冊封為威遠侯世子的一天,顧元深一高興,又給了顧雲驍一些自己的私產,這樣的事好像已經成了一種習慣,顧雲驍也收的毫無壓力

聽說最近威遠侯與繼夫人很是恩愛,顧元深連妾室的房裡都很少去了,而繼夫人的兒子也就是威遠侯府的6歲的四公子顧雲戰也頗得侯爺的喜愛

這些話讓府里的下人們傳的不像話,都傳到了他的耳朵里,但對他沒有影響就是了

他從小就看的明白,雖然自己父親最看中自己這個嫡子,但是高門大院里的真父子情能有幾分?更何況,父親又不是只有自己一個兒子,從前自己還小時與另外兩個庶弟年齡相差不大,自己又是最優秀的,他自然是對其他兩個兒子不怎麼在意

但現在,自己都快成年了,下邊又有了新的弟弟妹妹,而新的弟弟妹妹又還小,顧元深自然就更喜愛小的,自己對他來說就只是嫡子

阮氏做繼室的這些年,看着似乎沒什麼長進,唯一算是長進的可能就是知道斂財了,沒辦法,誰讓她一個妾室出身,本就沒什麼銀子呢

從前做妾室的時候沒為銀子發愁過,現在做了侯夫人卻是體會到銀子的重要性了,赴宴要銀子買首飾,夫人間的人情往來要銀子,辦宴會也要銀子

她自己的私產也就那十幾間的鋪子,就這還是她這麼多年的積蓄呢,看着陳韻雅的嫁妝他可是眼紅了許久了,也問顧元深要過,但都被拒絕了,這可讓她氣了許久

顧雲驍從軍三年,從默默無聞的小兵,做到了正二品的神威將軍,這其中付出過多少血水與汗水無人知曉

但從此南夏的少年將軍卻已是揚名天下了

與西曼的這一戰,南夏勝的漂亮,顧雲驍靈活的作戰計劃讓敵人真是無從下手,超一品神武將軍房賢旗親自為其請功

顧雲驍滿身榮耀歸來,最高興的自然是威遠侯了,自己當初的決定看來是非常正確的,威遠侯府的榮耀來了

而阮氏則氣的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她可是趁着顧雲驍不在府里的這三年不斷地在侯爺面前刷好感,討好處,這次顧雲驍回來的可真不是時候

晚上,顧侯爺在府里擺了家宴,給顧雲驍接風,顧雲驍也和顧元深說著自己在軍中的一些事情,氣氛也還算和諧,阮氏也沒找不痛快

飯後,顧雲驍跟着顧元深去了書房,出來時心情不錯,他把打仗時繳獲的敵人的一株紅珊瑚送給了顧父,美其名曰是自己專門為父親尋來的,還說這三年來未能在父親身邊盡孝實感愧疚,把顧侯爺喜得直接又給了好些自己名下的酒樓和店鋪

顧雲驍看這次顧父差不多把他的私產都給出來了,還挺意外的,沒想到得到顧侯爺的私產竟這麼容易?

但據自己留在府里的眼線稟報,顧父在自己不在的這幾年也給了阮氏不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