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是月老》[對不起,我是月老] - 第5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2)

趙曉玉:「親愛的,你真愛我,我們結婚吧。」

『不,絕不可能,我絕不要結婚!』

趙曉玉心裏一千萬個不願意,可她還是緊緊抱住了張懷仁:「好呀,我一定會做一個稱職的妻子的。」

謝邪在廚房外笑了笑,此刻過了十二點,他的身體又開始一點點變大,他說道:「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謝邪來到了廚房外,他的指尖有一個小洞,洞口內延伸出了一根紅繩,紅繩的盡頭連通廚房之內。

小白貓感覺這一幕很驚悚,她看到一道金色的光芒順着紅繩流淌了過來,最後流到了謝邪體內。

『這就是福報嗎?』

「不,」謝邪搖了搖頭,「這是感情,我所獲取的力量是感情之力,而其他六個叛變的神仙也分別掌管健康、壽命、權力、名聲、美貌、風水。」

「風水?」小白貓敏銳地發現了不同,「為什麼是風水?」

謝邪手插褲兜,並且向咖啡店外走去,他說道:「因為這些力量都被**掌控了,現在的天庭,**一家獨大,他掌握了財富、健康、壽命、權力、名聲、感情和美貌,這天下的七種力量大部分都匯聚到他那裡去了,我們七神叛變,也是迫不得已。」

「啊!」小白貓無比震驚,「**怎麼可以這樣?」

謝邪說道:「現在的世道,財富可以買到健康,可以買到壽命,可以買到權力,可以買到名聲,可以買到感情,可以買到美貌,所以,我們其他的神已經無用了。」

小白貓仔細地瞄着謝邪的臉色,她發現謝邪的表情非常淡定,似乎絲毫不在意。

小白貓問道:「接下來你要去哪?」

謝邪說道:「邊開店,邊尋找其他六神,畢竟,我們七個不聯手的話是打不過現在的**的。」

謝邪話音剛落,他就聽到咖啡廳里,那張懷仁深情地對趙曉玉說道:「曉玉,我還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趙曉玉內心大喊:『不,我對你根本就不感興趣,你就只是個有錢的舔狗而已,快把我的錢還給我!』

但在紅繩的作用下,她卻是說道:「親愛的,你有什麼就直說。」

張懷仁無比信任地看着趙曉玉,並對她說道:「其實,我還得了絕症,最多只能活三個月了,我希望儘快和你結婚,等我死後,你就能獲得一大筆財產了。」

趙曉玉一愣:『還有這種好事?』

她看了看紅繩,突然覺得這紅繩不那麼礙眼了。

『我只要再堅持三個月!』趙曉玉這麼告誡自己,可她脫口而出的卻是:「懷仁,你如果死了,我也絕對不會獨活,我會賠你一起去的!」

這句話說完,趙曉玉的內心突然充滿了恐懼。

『不,我不想死!我不要死!』

趙曉玉終於知道了這根紅繩的恐怖了,也知道自己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了。

想要獲得愛,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自由和生命!

趙曉玉不想死,她一咬牙,就提起了菜刀,然後狠狠地朝自己的手腕斬了下去。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謝邪念着一首古老的詩句,隨後走出了咖啡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