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八章 薛家小世子(2)

  正落魄之際,薛九卿從頭頂的古木上飄然而落,口中還叼着根草葉,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大步走來,刺拉拉地坐到她的位子上,沖對面博弈的通政使張家的大公子道:「跟個女人下棋,有什麼意思,來,跟小爺來一盤。」

  那場棋局,甚至都不能稱為博弈,他落子極快,幾乎沒有思考,就將對方殺得片甲不留。

  「真無趣。」他將手中棋子隨意一扔,滿臉不屑地嘲諷:「張草包,你贏了她,今後這草包的名號就歸你了。」

  薛九卿替她解了圍,但回府她到底還是被母親責罵了一頓,不僅怪她蠢笨愚鈍,丟了顏面,還罵她不知檢點,跟薛家紈絝有牽扯。

  這讓她下了學棋的決心。後來,嫁了昭王,又入了宮,跟着宮裡的棋師傅學過多年,早已不是少時的青澀草包了。

  一枚黑子在手中摩挲許久,才緩緩落下,顧明音抬頭問道:「世子何時回淵京的?」

  「剛回來不過幾個時辰。」薛九卿執白子落下,如玉的面容映着月色,越發奪目。

  「好巧。我也是今日剛到淵京。」顧明音心思落在棋盤,心神也安定下來,神色淡漠從容,又落了一子。

  薛九卿靜心應對,見招拆招:「聽說昭王十萬大軍去的及時,已經解了臨川之困?」

  顧明音抬頭,幽幽一笑:「此事還要感謝世子爺相助。」

  「謝我?」薛九卿目光幽幽,挑起眉:「不是說小爺我是登徒子嗎?」想起那日她前來救援,不過出言調笑了兩句,她就羞得滿臉通紅,落荒而逃,跟現在這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判若兩人。

  「若不是世子爺給淵京上了摺子,還讓城防營的李將軍提前做了準備,只怕難以成事。」

  執子的手陡然一頓,他倏地抬眸,這件事他做得極隱秘,密信也只寄給了父親身邊的謀臣,由謀士獻策,絕口不提自己的名字,這顧家小姐如何得知?眸中詫異一閃而過,他低頭落下一子,才慢悠悠地回道:「這麼大的帽子扣下來,我可承擔不起。」

  顧明音沒有接話,想着不久就是文武科的校驗,便追問着:「世子,您還回桐廬嗎?」

  這話中的熟絡勁可不像見過一面的人該問的,薛九卿不由狐疑地看了她幾眼:「誰知道呢。」臉上突然又帶着玩世不恭的笑:「你大半夜來這兒,又關注我的去向,怎麼?對小爺一見傾心,想要投懷送抱?」

  若是之前的顧明音,只怕早被他這副不正經的模樣嚇住了,但前世跟他相處多年,早已摸清他的性子,看着一副弔兒郎當的紈絝子弟模樣,暗地裡卻潔身自好的很,曾有一次,被一姑娘當街扯了下胳膊,回去就把那長袍燒了,一連洗了好幾遍手。

  這張偽裝的臉皮,真讓人想將之扯下。好看的眸子靈動的一轉,臉上帶着狡黠,顧明音笑道:「世子爺,您這淵京第一紈絝,連姑娘的手都沒拉過吧?整日裝相,不累嗎?」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