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八章 薛家小世子

顧明音心中一動,翻過院牆,悄悄摸入了院中。

  感覺到暗處有不少侍衛隱藏着,她斂住氣息,施展輕功,越發小心。

  苑中,一片寂靜,月色清涼如水。

  無數的梅花悉數開放,一陣風吹過,片片梅花簌簌而落,好看的緊。

  繽紛的花海中,遠遠有一涼亭,燈火昏暗,恍惚間有人影浮動。

  她斂住呼吸,藏於梅林中,悄然摸近。

  亭中石桌上擺着棋盤,一男子身着張揚的紅衣,慵懶地伏在桌邊,左手執白右手執黑,在變幻萬千的棋局中沉思對弈,燈火朦朧中看不清面容,但那奪目的紅衣卻再熟悉不過。

  她控制不住自己,慢慢向前挪了幾步,

  「碰」的一聲,身旁的一株紅梅轟然倒地,讓人一驚。

  「出來吧。」低沉的聲音透着慵懶的意味打破了沉寂,亭中少年迎着朦朧的燈光緩緩轉過頭來,明澈的眼睛比手中的黑色棋子還要灼人。

  顧明音怔怔地看着他,淚水驀地就流了下來。

  他依舊是那樣好看,黑色的發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瑩的黑曜石,深邃而難以捉摸。他向來不愛束髮,烏黑的長髮只用一根銀絲隨意綁着,額前幾縷髮絲被風吹散,露出魅惑的雙眸,月光傾斜了一身,落到緋紅的長裘上,宛若謫仙,讓人難以移開眼眸。

  薛九卿抬手支着腦袋,側頭看來,黑色陰影將人遮住看不分明,不由皺眉:「你是何人?膽子不小啊,敢夜闖小爺的地盤。」

  顧明音回過神,按捺住狂跳的心,穩住心神,緩緩上前:「薛世子,好興緻啊。」

  薛九卿這才能看清來人,私闖民宅,竟然猖狂地連臉都不蒙。

  他凝眸看着,眼前的女子相貌姣好,膚白勝雪,尤其一雙眼睛,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又帶着冷傲靈動之態,她笑容極其明媚,比這滿院梅花毫不遜色。夜間賞梅,突然多出一貌美的女子,怎麼想都像是個駭人的鬼故事。  

  倏地想起幾個月前一女子滿臉污垢,當街攔了他的馬,這肆意的笑容竟有八分相似,不由揚眉:「你是顧家那草包?」

  顧明音沉默片刻,目光對上這張熟悉的臉,難以掩蓋心底的思念,想着他向來心思機敏,明察秋毫,便飛快換了副笑臉:「世子爺好記性,小女顧明音。」

  薛九卿頷首,想要將人趕走,目光落到棋盤上,難得見到個活人,他忽然改了主意,又有了興緻,問:「可會下棋?」

  顧明音點頭,自在地在他對面坐下:「學過幾年。」前世學下棋還是拜薛九卿所賜。那是這之後的幾年,她還沒有嫁給昭王,依舊頂着草包的名號。

  那時,父親已經有心與昭王聯姻,便讓她跟着家人入宮參加賞花宴,露露臉。期間,有人提議下棋博弈,她不知怎得就被人慫恿着下了一盤,輸得一敗塗地,被眾人圍在中間,嘲諷地一無是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