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七章子玉,你輸了(2)

徒都打敗了。」擔心兄長又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她回頭給身後的顧明音解圍:「顧姐姐,天色也不早了,你不是還要急着回府嗎?」

  回府?顧明音仰頭看了看漸漸沉下來的天,她確實該回到那個陌生而熟悉的家了。

  瞥了眼不遠處停靠着的馬車,車夫已經等待許久,便拍了拍墨雨的肩頭:「我走了,有空可以去府里做客。」

  「阿音。」墨初陽見她漸漸遠去的背影,終是沒忍住,開口喚住她,見她茫然的回頭,一時語塞,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只道:「保重。」

  月影婆娑,凌冽的風聲凄厲於遐邇,帶着刺骨的寒意,讓人膽怯。

  顧明音踩在征西將軍府門前的石階上,仰頭看了看頭頂的匾額,怔愣良久,才抬手叩響了沉重的黑色大門。

  寂靜的黑夜中,吱地一聲響起,大門打開,府中管家從門內走了出來,迎着月光,一眼認出門外之人,驚喜道:「大小姐,您回來了。」

  這是府里的管家,一直盡職盡責,父親在外征戰的幾年,他在府里出了不少力,顧明音笑了笑:「陳伯。好久不見了。」

  陳伯看着她長開了不少,圓潤的臉龐瘦了很多,宛如刀削般精緻了幾分,心疼地嘆道:「大小姐,您受苦了。」

  顧明音探頭看向門內,一片漆黑,她今早入城時,還派人給府里送了信,說今日要回府,卻沒有人等她歸來,鼻頭一酸,抬眸:「母親呢?」

  「夫人已經睡下了。」陳伯滿露難色,有些猶豫,囁嚅半天才道:「大小姐,您的院子正在整修,天色已晚,不如您先去找個客棧歇息一晚,明早回來再入府。」

  顧明音眉頭帶幾分哀傷,良久才淡淡問道:「母親的意思?」

  陳伯的頭又低了低,過了一會兒,才歉疚地回道:「夫人說,征西將軍府沒有夜裡才回府的小姐。讓奴才守着,誰敢放您進來,就趕出府去。」

  她吶吶地笑了:「陳伯,不讓您為難了,我明早再來。只是,跟我來的幾人,你放他們進去吧。」

  心裏升起淡淡的惆悵,世人都道她是沒了臉面才遠離淵京,只有府里的人才知道,她是被生身母親厭棄,像穢物一樣趕出府外,落荒而逃。

  積雪沒過鞋面,腳凍得已經麻木,她踩着冰涼的青石板,帶着悵惘,在淵京長街漫無目的地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她停住腳,猛地抬頭,看着熟悉的匾額,不由笑了,竟然到了梅暉苑。

  淵北有四大名苑,皇家的賞春苑,晉平王府的蘇輝堂,臨安侯府的梅暉苑,還有莫南的靈花閣。

  梅暉苑就在臨安侯府對面的宅子里,因為苑中種了大片梅花而得名。

  五年前,淵京只有三大名苑,薛九卿感覺去別家院子賞景麻煩,索性自己斥巨資在寸土寸金的淵京城內買了個宅子,種了滿院的梅花,生生造出了一個名苑。

可惜,他還沒來得及在院中玩賞,就被臨安侯打發到了桐廬歷練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