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六章墨家大公子

墨王爺坐在主位上,不怒而威,帶着王者的威嚴,自從墨雨出事,王妃一直卧床病着,他則派了不少人私下探查,便接過墨王妃的話說道:「雨兒說,你們將人抓住了?那些人想來是江湖中人,本王之前從這方面探查過,還專門在城門外圍堵,可惜還讓人跑了。」

  顧明音凝眸,話鋒一轉:「不知墨雨的妹妹墨蓉在哪裡?」

  墨王妃開了口:「蓉兒自從那日回來,一直自責,現在還病着呢。」蓉兒這丫頭雖說不是她親生的,但柳氏身為妾室,性格溫順,不爭不搶,而且身體羸弱,整日病懨懨的,求她將蓉兒養在身邊,她便答應了,一直將之視若己出,兩個孩子整日一起玩樂,感情很深,這次雨兒被擄,蓉兒嚇得大病一場,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哪敢再怪她?

  顧明音哂然一笑,裝作不經意地問道:「一般幹些擄掠販賣營生的人,都從不留空,既然擄了墨雨,為何不一同將墨蓉帶走?」

  墨雨想了想當時的情景,仍有心悸,解釋道:「他們想要捉我們,我把妹妹推開了,讓她趕緊回去找救兵的。」

  坐在旁邊一直未說話的墨家次子墨子非沉吟片刻,開口道:「墨蓉回來時,摔到了腦袋,傷得不輕,醒來天都黑了,我們便晚了一步。」這幾日一直忙着找墨雨,沒發現其中的蹊蹺,現在想來,確實有些不對勁。

  顧明音聽着,神情晦澀不明:「他們共十三人,墨蓉一個女子,手無縛雞之力,卻能躲過一劫,也是本事。」

  「這……」幾人面面相覷,一時陷入沉思之中。

  「王爺,此事本為王府家事,我不應該插手,但與墨雨妹妹也算有緣,這才多說上幾句。」勾起得唇角帶着嘲諷,顧明音起身,從袖中拿出一封信來,恭敬地遞給了上首的墨王爺:「那些匪徒我誅殺了八人,還有五人被關在了城外廟中,王爺可找人去提。我審問了一二,這是他們的供詞,說是有個丫鬟給了他們不少銀子讓來劫人,還專門在御元寺山下給他們換了奴僕的衣服,當做挑擔的下人帶入了廟中。具體是誰,還要王爺去查。」

  墨王爺接過供詞,認真看了一遍,緊緊攥住,難以置信地回道:「蓉兒還小,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墨王妃卻不再說話,比起墨蓉,她更願意相信自己的女兒。

  話已帶到,顧明音不便久留,畢竟是墨府的家事,她再摻和下去,連救人的這點情分也會被磨滅乾淨,便張口道了別。

  墨家眾人又是連連稱謝。

  墨雨親昵地挽住她的胳膊:「顧姐姐,我送你。」

  顧明音任由她挽着,在眾人的注目下出了晉平王府的大門。

  「顧姐姐,謝謝你剛才的那番話。」墨雨一臉狡黠,沒有半分膽怯,她被抓了這幾日,從那些人每日的交談中,摸到了一些線索,有人要害她,回想着多年來身邊人相處的場景,她將目光鎖到了妹妹墨蓉身上。

  

猜你喜歡